BING
Surmon's digital garden
OG

当纠结发生时

2,747 characters, 7 min read2024/04/06 AM1,372 views

面对抉择而陷入纠结,是再常见不过的事了。

选专业、换工作、结束一段感情、留他乡还是归故乡... 等等,这些决定都需要我们做出取舍。在这些抉择时刻,我们的脑海中总会涌现出各种相互对立、彼此不容的念头,我们总在摇摆,总在踌躇,俨然一副「选择困难症」。

  • 「在这些选择中,哪一个才是正确的?」
  • 「我应该跟随头脑中的哪个声音?」

显然,自言自语并不能摆脱这个困境。


其实,当纠结发生时,并不是有一个「正确」的选项在等待着被敲定,而是有两个「错误」的选项在等待着被排除。 因为,真正的「我」不需要做选择,真正的「我」并不被这些声音所定义,真正的「我」是没有任何声音的。或者说:看到这些声音的才是真正的「我」。

所谓的「纠结」其实只是头脑自身根据趋利避害、趋乐避苦的本能自然地工作着,是头脑基于已知的记忆经验和对未知的恐惧假设而计算出的可能性。通俗点说:我们只是在犹豫着,到底该先满足哪个欲望?到底该先避免哪个损失?

头脑的问题,是不需要「我」去做决定的,如果按照某些流行的方法论「精密计算」般机械地「解决」这个问题,纠结之后的纠结还会再次出现,摇摆之后的摇摆还是会卷土重来。也许「选择」被解决了,但「纠结」并没有被消灭。也可以说:不存在「没有遗憾」的选项,所有的「得到」也都同时包含了「失去」。

我们必须从一个更高的存在角度来观察这些声音,看到这些声音只是头脑这台有机机器的一种表现,而非真正的「我」。真正的「我」是能观察到它们的灵性、觉性、自性。

当我们从「存在」的视角来观察那些让人纠结的声音时,就不会再被它们打扰,它们就只是变成了声音。而我们要做的,仅仅是保持「当下临在」的状态而已,这就够了,这就是全部。

所以,当我们意识到自己头脑中存在不同的声音时,便意味着我们开始踏上了自我探索的旅程,而这趟旅程的终点并不是教会我们「如何更聪明地做选择」,而是让我们认识到:我们并不需要做出选择,那些我们以为的「选择」,其实根本就不存在。

换句话说:没有选项需要被「选择」,没有问题需要被「解决」,只有当下的存在需要被「体验」。


我相信焦急的你,看到这里,会有一种「没有得到答案」或者「说了和没说一样」的感觉,甚至觉得反而给你制造了一个新的问题和焦虑。

我非常理解这种感受,因为 我们的头脑太过于习惯去「解决问题」,太过于习惯「主客对立」,而不是「体验存在」。我们也完全缺乏关于「觉知」的训练,所以很难理解这种状态。

那么我们可以分两步来做:

一、不要信任何一种声音,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不要听从任何一个声音,不必认为某一个选择就能「一帆风顺」另一个选择就会「困难重重」,这些声音都只是头脑机器根据有限经验作出的假设,而非真正的指引。

一分钱有一分钱的活法,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干法,一辆车有一辆车的开法,可能慢一点,可能迟一点,可能淡一点... 那又有什么呢?天塌不下来,天塌不下来,天塌不下来。

只要我们能够看得更「远」一些,相信规律,相信宇宙不会犯错,相信事情总会朝着「顺利」的方向发展,相信每一件事情都是我们「成长」道路的必经之路,没有失败错误只有成长前行,也就不会那么纠结了。

事实上,每件事情都是生命的一堂课,并没有所谓的成功失败,每件事情都是在「正确、自然、合乎规律」地推进着,每件事情都在帮助我们走向生命动能的终点

「顺利」的感情带给我们享受,「困难」的感情带给我们觉醒,「感恩」的伴侣带来温暖,「冷漠」的伴侣带教会独立,今天的「三观匹配」明天也可能会「三观不合」... 并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绝对确定、绝对可控的,也并不存在绝对的「好与坏」、「对与错」。

况且,头脑对外部世界、因果世界所知甚少,如一叶障目管中窥豹,头脑除了根据渺小的知见「求自保」、「求确定」、「求贪乐」,并没什么大本事。

当我们意识到头脑根本不知道答案,也就不会那么重视这些声音了。

所以,以「随缘」为标准,当下哪些条件成熟,我们就去做哪些事情,这就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二、不再「解决问题」,而是「体验存在」

许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我还是不知道我到底要什么,我的脑子里有太多的可能性,每一种我都想尝试,我到底该走哪条路?这条还是那条?我已经这样停滞不前很久了...」

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一个悖论:如果我们可以「活在当下」,便能清楚知道这些想法并不是来源于真正的「我」,便不会在意这些声音;没有这些噪音的干扰,反而能看到真正来源于自己的「声音」。但我们并无所领悟的时候,无法体验到「觉性」的存在时,就会认为平常这些声音就是自己本身,就会陷入「要选择」的痛苦,还会陷入「不满足」的痛苦、「被伤害」的痛苦... 等等一万种情绪的痛苦。

我们可以尝试去观察那些声音,不评判、不抗拒、不跟随,只是观察它们,看看它们是如何出现的,又是如何消失的。只要能观察到它们,我们就不是它们,我们就能与它们分隔开来。 这个过程中,就会发现,那些声音并不是「我」,它们只是头脑的噪音而已。

而真正来自于「我」的声音,就像太阳一样耀眼,它会驱散心中的一切阴霾。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由于本能和惯性,我们总认为「如果我不去担心未来,许多事情都会失控,结果就会变坏,我就没有对我的生命负责」。其实,真相完全相反,如之前 《船里没有人》 所言:人类绝大多数的烦恼,都不是因为实际的场景引起的,而是由于头脑对场景的解读所引起的;痛苦烦恼的诱因是我们头脑中编织的故事,而不是外部真实发生的场景,正是这些制造了我们的痛苦。 当我们从自我执迷的循环中解脱,就会发现,一切不快都是自己给自己强行套上的枷锁。

所以,摆脱对自我的执着,找到真正的「我」,是解脱痛苦的关键。我知道这难以置信,除非你能亲身验证自身「觉性」的存在。

所以,知道「 我是谁 」,非常的重要,甚至是人类的生命旅途中最重要的问题,它会将我们引入更深入的层面,让我们以真相的视角来看待世界。 也只有当我们找到真正的「我」,才能彻底摆脱头脑中的纷扰,实现内心的平静与自由。


那就算找到了那个「我」,它又会怎么做选择呢?

「我」没有一个期待的自己,或期待的结果,而只是投入生命,融入变化。

(完)

Creative Commons BY-NC 4.0 https://surmon.me/article/269
1 / 1 comments
Guest
Join the discussion...
  • wu先生
    Wu先生🇨🇳CNHwang ChowWindowsEdge

    极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