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与佛有关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深深的耻辱

https://static.surmon.me/nodepress/image/wan-new.jpg

每当我礼拜佛像,都会感到深深的耻辱

因为我总是习惯了把佛当成能保佑我平安富贵的神明,于是不停地用水果、鲜花和保护费来做交易,希望能换回美丽、健康与财富, 而忘了其实这尊像是在提醒我,我应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成为更好的自己。

每当我阅读经书,都会感到深深的耻辱

因为我总是习惯了从诵经中寻求功德与加持,而忘了其实经书记录的是关于智慧的教言,目的是为了让我深解其意,并启发我的人生,应用我的生活

每当我见到僧人,都会感到深深的耻辱

因为我总是习惯了把他们看作完人、神人,甚至高人一等的人,而忘了六祖大师与惠明的对话,惠明说“我为法来,不为衣来。” 而我,总是只认衣服不认法,用造神运动的方式看似恭敬,实则败坏了佛法的智慧弘扬和对方的道业。

每当我强调“依止上师”,都会感到深深的耻辱

因为我总是习惯了快点找个师父,而我只需要选择相信他,就能不再有任何烦恼需要自己面对。至 心祈祷他,相信他并“视师如佛”,才是最殊胜的无上法门。而忘了佛陀在经中所言的十种不轻信:

  1. 不因传说而轻信;
  2. 不因传统而轻信;
  3. 不因谣言而轻信;
  4. 不因经典记载而轻信;
  5. 不因逻辑推理而轻信;
  6. 不因学说推论而轻信;
  7. 不因符合常识判断而轻信;
  8. 不因预设成见而轻信;
  9. 不因说者外表而轻信;
  10. 不因师长所言而轻信。

更加忘了佛陀亲口所言的“依法不依人”,反而在现实里让自己成了大搞党同伐异、山头帮派、人我是非的帮凶,而这压根早就背离了我学习佛法的初衷。

每当我捻动手里的念珠,都会感到深深的耻辱

因为我总是习惯了一百零八一百零八的不断拨弄它,不断的念佛、持咒、求菩萨保佑加持, 而忘了那个著名的小段子:一个孩子问一个老人,我们念佛求菩萨,为什么观音菩萨手里也拿念珠,他求谁? 老人说:观音菩萨这是在告诉我们,求人不如求己。也忘了我更应该念念回归的是我的那颗本自具足、能生万法的自性宝珠。

每当我正在修持某某大法或某某秘密殊胜法时,都会感到深深的耻辱

因为我总是习惯了接受全天下的馅饼,刚好都能落在我头上,最低的投入就能获得最大的产出的交易心态,而忘了《金刚经》中佛所说的“了无少法予人”和“无有少法可得”,更加忘了“所谓佛法者,既非佛法。” 最严重的,是把我最耳熟能详的《心经》早抛在了脑后,忘了明明白白的260个字里,专门用9个字告诉我“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

每当我放生,都会感到深深的耻辱

因为我总是习惯了为我又拯救了多少鱼菩萨鸟菩萨而欢呼且雀跃,为那些杀生造业捕捞的人感到可怜和悲哀,而忘了佛陀说“一切法平等,无有高下。”,继而沉溺在自己的爱心功德簿上制造高下是非,而忘了其实应该用“三轮体空”的心态来返闻自性,让自己成了一个远比梁武帝修寺建塔做的少,觉得自己牛叉,一点儿不比梁武帝少的着相者。 我更加忘了,梁武帝是被达摩祖师说“了无功德”。

每当我吃素,都会感到深深的耻辱

因为我还是习惯性的觉得吃素比吃肉高明,在我的心里,越来越生起对肉食者的鄙视与可怜。而忘了佛陀涅槃的时候,对供养他猪肉干的俊达说,他一生最美好的两顿饭,一顿是苏迦达供养的奶粥,帮助他开启了觉悟的大门,一顿是俊达供养的猪肉干,开启了他涅槃的大门。 这两顿饭都不是形式上的素食。而我这些夹杂着情绪喜好的分别造作,才是佛法要面对的敌人。

每当我泪流满面、激动万分的供养僧人时,都会感到深深的耻辱

因为我还是习惯性的觉得只有供养僧人会给我带来巨大的功德,其他所有人都不如僧人功德大。而忘记了《维摩诘经》里的故事,维摩诘居士把善德长者供养的璎珞一分为二,一半供养给最贫贱的乞丐,一半供养给难胜如来。并说道:如果能用平等心布施一个乞丐,那么就是如同供养了一尊佛。 我,丧失了平等,更远离了不二,而“平等”和“不二”才是大乘佛法的本怀!

每当我参加各种宗教活动时,都会感到深深的耻辱

因为我还是习惯性的觉得参加一次法会,我的业障就能消减几亿倍,越多参加,业障越轻。而忘了这样的认识其实加深了我的贪执,而贪执才是最大的业障。

每当我面对“你修的是什么宗”时,我都会感到深深的耻辱

释迦牟尼佛依智慧、体悟即心即佛,凡缘起皆性空,成就无上正等觉,依方便说三乘,实在唯有一佛乘。而我们禁锢于门户之见,觉得自己暂住的的化城,比别人暂住的化城更殊胜,这无异于五十步笑百步。于是,每当有人问我“你修什么宗”时,我会反省“释迦牟尼佛修什么宗?”真实不可以言说,故说我修自己的祖宗。以觉为祖宗,以正为祖宗,以净为祖宗。

原文来自 「 赵一澄 & 法慧 」

本文于   2018/8/31 上午  发布在  无色庵  分类下,当前已被围观  188  次

相关标签: 诗和远方 世界

永久地址: https://surmon.me/article/110

版权声明: 自由转载-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   Creative Commons BY-NC 3.0 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