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
Surmon's digital garden
OG

船里没有人

1,450 characters, 4 min read2024/01/09 PM1,851 views

我听到过一个 《庄子·山木》 中的故事,时常萦绕在脑海。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有一个人在乘船渡河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个船径直向他驶来了过来,都快撞上了也不避开,这个人喊了好几声没有人回应,于是他很生气破口大骂地到对方船上准备去问个究竟,结果发现对方的船上根本没人,是个空船,于是他的愤怒瞬间就消失了。

问题就是,这份愤怒究竟因何而来?显然不是 “船被撞到” 这个客观事实,而是这个事实之外的东西。

他生气是因为在他的想象中对方可能在 “恶意攻击” 或者有其他 “非常规” 动机,这份愤怒来自于 “对方竟然...”、“竟然还有这样的人...”。 他因为自己的假设(开船的应该是 “正常人”)、想象(“故意” 撞过来一定是有恶意)而愤怒,而非事实。

这个故事经常在不同领域有不同倾向的解释,但我最直观感受到的便是 “相由心生”。“相” 不是“这艘船或者这件事在所谓客观上是什么样子”,“相” 的真正含义是 “自己的心对外部现象生起的情绪和感受”。

在真正的生活中,其实我们一直在面对空船,即便看起来船里有人,甚至看起来船里的人是 “故意” 的。我们没看到是,船里那个人和船其实没有区别,船在随风游荡、随波逐流,船里的人也是其它的业风把他吹到那个角色、动机、位置、行为、巧合...的,对船里的人来说,他也是被动的、自然而然的,就像我们不会因为突然刮起了暴风雨而大骂 “老天爷真坏” 一样。

而当我们执著于 “船里的人应该...”、“船里的人是错的...” 时,很可能我们对船里的人的第一句话就会是:“你眼瞎吗?有病吗?” 对方也会直接感受到我们的 “自我” 与 “不可理喻”,互相的再次伤害便由此而生,这时我们便和 “故意撞船” 的人已经没有区别了,消极的业力也便开始再次流动。

但如果我们的第一句话是:“怎么样,你没事吧?” 结果就会完全相反;因为这时候,对方感受到的便是一个空船。试想看看:即便是戾气最重的拳击手,在一拳打在空气中之后,也不会再轻易挥出第二拳,不是吗?

我们的 “经验、假设、预期、分别、执着” 就是船里那个可能存在的 “人”。


如果家人重病需要 100 万用于治疗,而我们只有 20 万,压倒我们的不会是 “需要筹集的 80 万”,而是对 “必须筹集够 100 万用于治疗” 的执着、对 “我必须成为一个孝顺的人” 的执着、对 “家人必须马上恢复健康” 的执着、对 “家人应该活得更久” 的执着、对 “生活不要失去控制” 的执着... 80 万不是焦虑之源,那些 “应该” 才是。

这不是说 80 万就不需要去筹集了,而是这 80 万完全可以在平和、理智、尊重事实(因果)的情绪底色下去决策和筹集,稳定的情绪也会对我们的实际行动有所帮助。


所以,除了物理伤害,没有人能够真的伤害一个人的心,每个人都只会被自己的执着、预期、向往、幻想… 所伤害。

船里一直都没有人。

就像这个世界其他人是否真实存在并不重要,只要你对他们的感受不存在,他们对你而言就不存在。

这就是 “万物由心造” 和 “相由心生” 的真正含义。

(完)

Creative Commons BY-NC 4.0 https://surmon.me/article/263
3 / 3 comments
Guest
Join the discussion...
  • wu先生
    Wu先生🇨🇳CNWuhanWindowsEdge

    愤怒的根本原因是不受控制。嘿嘿。

    • Zen
      Zen🇨🇳CNShenzhenMac OSChrome

      reply:

      那什么是不受控制的原因

    • Surmon
      Surmon🇰🇷KRSeoulMac OSChrome

      reply:

      真相本无常,众生寻有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