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
Surmon's digital garden
OG

修罗启示录

7,813 characters, 20 min read2023/08/20 PM501 views

记录于 2023-08-20。

#经过

昨天晚上,我的那些迷雾被彻底拨开了,一半靠佛陀,一半靠外力。没有外力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感官体验,我将依旧沉沦在钝感理性世界,始终不可真切感受到到事物的实际;没有佛陀智慧的指引(殊同师父的话)我将会和所有参与其中的芸芸众生一样沉醉其中并乐此不疲,是强大的信念使我保持了最深层的理智,在故事一开始就跳了出来并记录了下来。

那是一个四人的对话场,酒精微醺,在某个瞬间,大概持续 2-3 秒,我感到大脑一片沉重,注意力已经无法集中,意识和肢体开始出现失控,当我开始察觉到感受到的世界开始变化时,我警觉地让唯一清醒的枕边人打开了录像和录音,此后的两个小时我强迫自己低头冥定不参与任何输出和倾听,我对这种强大的失控感感到焦虑和畏惧,故埋头不语,就像之前任何一次酒精过量时的常规行为。

我感受到的生理异常有:

  • 感官放大,听、视觉格外明显。仿佛《Trainspotting》里男主在幻想和梦游,但没有那么强烈的幻觉;闭上眼睛听觉会格外清晰,我在录音中说到:你会感受到声波从耳廓传递耳道到神经再到大脑的链路变长了,你能感受到声音在体内的流动
  • 思维集散,无法集中意识。所有脑海中平时会一闪而过的 “念” 都在争先恐后地放大,都在尝试占据大脑的主体意识,想要控制大脑
  • 如果此时与外界有任何互动,则都会是潜意识直接表达的互动,没有任何伪装。或者说人会失去理性、逻辑的部分,只存在真实表达,没有其他,我稍后会解释这一点

乍一听,喝醉酒了没什么区别?确实,从后遗症和表现来看,很相似:

  • 需要补充水来促进代谢
  • 人的感受被放大,导致 “情绪化/真实的” 输出
  • 会有 “头重” 的身体协调失衡感
  • 可能会有幻觉

#超自然

而让我吃惊的超自然现象是:我听到了两个声音,一个是略微抽离的自然界的物理声音,就像你在用听力感受并用意识想象一部 GTA 游戏画风的电影,嚣张的男主角就在你面前端起酒杯晃动着,所有 NPC(每个参与者)都在说话,遥远又接近,而你则是其中的主角。另一个声音类似于包含一定混响的回声,这个声音我把它定义为 “意识的声音”,它非常相似于电视剧中一个人内心独白时的声音效果,这个声音往往紧跟着第一个声音。

比如 A 说了一句话,A 说完后紧跟着第二段声音对 A 说的话进行了解释,直接彻底地理解为某种情绪,比如 A 用嘲讽轻蔑的语气说 “呦!你们干嘛呢,怎么在这里睡上了?”、“对对对,你很懂,你真棒”,第二个声音直接说 “这个人非常傲慢,很跋扈,内心里瞧不起别人”,由于当时我无法分辨哪个声音来自现实世界,我无法确定这个声音是我自己对外界的理解反应还是 A 真正的表达,所以有了那段长达两个小时的录音。

在我勉强的心念支撑下,偶尔会抬起头,对枕边人说:“这个局是所有人的潜意识在对话,A 只要开始说英文,你就开始录。” 实际上我直观意识到 A 的精神母语是英文,A 在讲英文的所有时刻都是在表达嘲讽、藐视、自我优越、戏弄,但由于我分不清哪个声音来自现实,所以只要有英文就是 A 这个 NPC 在独白,虽然大部分时候我没有抬起头,一片黑暗,但我能真切地感受到 A 站在那里的神态、表情。并且在我 “短暂出离这个场景” 并和枕边人对话时,我发现 A 和 B 都没有注意到我 “出戏” 了,那一刻我更加确认他们完全被自己的潜意识控制了:他们的潜意识被自我完全占据,比如他眼睛能看到我的 “出戏” 但他的大脑直接选择了忽略,因为他的潜意识中 “这一刻,除了我的自我,你们都不重要,我不 Care 你们有没有听我在说话,我只是想说,想毫无修饰的表达我自己”。 如果说绝大部分人的日常生活都是通过外界的反馈而获得自我的认同,而那一刻他们回到了最本真的状态:抛弃反馈,只有认同,因为最终的目的是满足自我,所以那一刻就是赤裸的自我。

#启示

枕边人差点也醉入其中,一直到回到客栈复盘录音才明白我的意思,通过支离破碎的回放,我得到的启示:

  1. THC 通过化学成分放大了人的感官体验,故让人变得 “真实”,即:毫无保留地释放所有潜意识(念)也就是我所说的所有人都是 “潜意识在交流”。
  2. 每个人的潜意识都住满了恶魔(贪婪、嫉妒、傲慢、愚痴),在场的人没有例外,而且这些词语我认为非常准确地囊括了我们所有人的超集。
  3. 实际上当时我 “无经可念”,但我的心中住着一个我所刻划的、向往的师父的形象,他有点相似于殊同师父,也可能是在以往的所有日子中那些偶尔浮现的对了悟境界的神往;他就静坐在心里,一动不动,才勉强定住了心念,或许我可以勉强地说:佛法是 “正道”,我靠对这样一份自己想象到的 “正道的力量”,强迫自己在生理上遇到强大的不可控时,定住了信念。
  4. 由于和 A 有连续几天的接触,对 A 有着基本还不差的认识,除了偶尔的某些瞬间能细微地感受到 A 有一些让人会感到不舒服的点,但在平时这些念头都一闪而过,甚至有时逻辑会说话:“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通过当晚 A 的真实表现来看,可以总结为,A 的表面和真实是两个世界(虚伪),这让我非常恐惧,而那些 “一闪而过的不舒服” 在当晚之后我都明白了原因是什么,原来我忽略了的那些念头全部都是真实的,甚至那些才是我们的真实感受,我们平时都只是在与 A 的皮囊进行交流,A 每次不自然的一个回应和表情,其实都是在说话,都是在说反话;从 A 身上,我开始回想所有我的朋友、家人、知己们,如果他们现在也在场,如果真实世界所有人的语言都直接表达潜意识,你应该会毫不意外地发现:所有人的心都是一只只妖魔鬼怪,无一清澈,连我那最好的朋友可能也住着对我的傲慢,那种感受让我几乎窒息,我只得把它形容为:人间就是地狱。
  5. 我一开始以为是智商有决定性作用,其实是信念(信仰)有决定性作用,在我的引导和提示下,枕边人才在复盘时理解了我在一开始就让录像和说出的那些 “抽象” 的话(因为当时我很难让理智恢复到正常状态),并非常恐惧于看到了 “人” 和 “念” 的真相。我也在枕边人的提示下理解了,当 A 醒来时他的能力可能不足以让其自身意识到他的真实意识离自己的表面其实很遥远,甚至 A 可能也没有察觉其实自己一直被潜意识主导着,同时自己忽略了这份意识的存在。
  6. 由此我开始反思自己的所有过往,我去想那些曾经不断离开我的朋友们,也想到了一个个人靠近我又在我这里因为我的傲慢、愚痴、贪婪得到的伤害。我也是恶魔,我的内心住满了嫉妒、傲慢、自卑、分别心,当我的任何消极念头一闪而过时,那就是我最真实的念。也许正如枕边人所说,当晚只是因为萍水相逢的两个人我认为他们不值得信任,我用理智和定力克制了自己,也就是说当晚我选择了困住恶魔不想被别人看见,而不是我没有恶魔。
  7. 如果 “我” 依旧是之前的 “我”,这样的洞察力成为常态,我想很难有人能在这世界保持清净地存活着,要么隐居山中、要么在游戏世界混沌度日。
  8. 我可以想象殊同师父说牛洞寺方丈是圣人的含义了,他的心就像水和一面镜子一样清澈透亮,他只是拥有一具人类的躯壳罢了。

枕边人告诉我她明白 “轮回” 和 “地狱” 的意思了,因为她也在眼前看到了人心的 “地狱”,并通过自省和今天次日对 A 的行为判断,了解到 A(一个 “资质平平/机缘不足” 的人)对自身的意识几乎没有察觉,往复地在现实中扮演自己的角色、表演自己的剧本、任凭潜意识牵引,同时再次强化它,而这一切却无所知,挣扎在沼泽中。是的,他白天又回到了 “正常人格” 的表演,但我觉得自己已经 “看透他了”。

我把昨晚一晚称之为:修罗场之旅。在这场旅途中,我害怕自己深陷其中,也害怕自己醒来会忘记,也害怕失控后遇到未知危险,于是不断地重复:所有人都是潜意识在对话、所有人都在表演、所有人都是恶鬼、所有人的心都是混沌的黑色。

我曾经 “看不惯” 某种现象的那一刻,就是这些恶魔升起的时刻,它一闪而过,它表现为不舒服(痛苦),而这种情绪已然闪过千百次,且愈演愈烈,也就是说我也早已被困在痛苦的轮回之中,但我很聪明,我选择了欺骗自己的主体意识,给行为重新赋予了意义,并得过且过地重复着。

我以后再也不会碰任何有 “超自然体验” 的药物、植物了,我讨厌那种失控感带来的恐惧,它让我分不清现实与幻境,同时它确实对身体有很大伤害,即便它合法也不要轻易尝试。 事实上我通过药物得到的 “启示” 其实更类似于洞察力的极速提升,更像是通过作弊的形式 “体验开悟试用版套餐”;同时我想,那些觉悟者一定是仅靠自己的实际修为而早就体验过百次千次,由此我更加生出了内心的崇敬和顶礼,释迦牟尼到底有多聪明?多幸运?多么巧合他才洞悉的这些?

直到我借助外力,以近乎幻觉的角度成为了客体,得到了近似于 “正见” 的启示;有那么短暂的一瞬,我得到了新的迷茫,我不知道基于这样的认识该如何再重新理解 “爱”,我仿佛也失去了对世界的兴趣,有一种 “实在不想再参与这个破游戏了” 的一种无力感,作为一个入门者,ChatGPT 给的建议是:

  • 接受内在的变化:开悟可能会改变你对生活和世界的看法,使你与以前不同。接受这种变化是重要的一步。
  • 深入反思:花时间反思自己的内心状态和目前的情感。思考你的价值观、目标和愿望是否发生了改变。
  • 寻找指导:寻求开悟经历的指导者、老师或其他有经验的人的建议。他们可能会为你提供一些关于下一步如何前进的有用建议。
  • 修行和实践:开悟不是终点,而是一个新的起点。继续修行和实践,保持内心的平静与洞察力。冥想、正念和慈悲心等实践可以帮助你巩固开悟的境界。
  • 发展目标:重新审视你的目标,考虑你希望在开悟的基础上实现什么。这可以帮助你找到下一步的方向。
  • 与社区联系:参与与灵性或哲学相关的社区,与其他有类似经历的人分享,可以为你提供支持和理解。

那一刻我也理解了殊同师父说的 “失去表达欲(Silent)”,是啊,真的没什么需要表达的了,要么我在求得认同、要么求得存在、要么为了证明什么,只要你顺着那些念头,还是无一例外地指向了贪嗔痴,“我” 总在那个主体自我编好了剧本之后自己本色出演,演多少年纠缠多少年,演到死轮回到死。

枕边人说她 “开悟” 后回头看,仿佛前几天是在寺庙里表演,什么都没懂,什么都没静,一直渴求一颗治疗 “心灵感冒” 的速效药,结果刚才发现人间是如此修罗场,刚才感受到殊同师父说的每一句话,释迦牟尼的每一句经文。

就像白天你的逻辑总在说 “我是怎样的人,所以我想 XXX,所以我看不惯 XXX”,其实你的主体潜意识可能是:我自卑、我攀比、我有得失心、我嫉妒我怕自己不如他们... 于是你没有 “XXX”,你抗拒 “XXX”,于是这个潜意识所牵引的自我更强大了,下一次你还这样做,你就更自卑、更嫉妒、更扭曲、更拧巴,这就是喂养内心魔鬼的一个过程,也是之前的我的行为轨迹; 大白话来说就是:“那些看似能证明你自信的东西都在让你更自卑”。

也是我之前说的:是我自己选择了我想要建立的人设,我给他写新的故事,我去表演他,我给他的行为重新解释,让其有意义化,而实际上有了一个高维客体视角的存在,从这个客体视角看待,其实这个 “我” 它老说自己感到痛苦,但它的痛苦又明明是自己一手达成的,它怎么就是不愿意换剧本呢?

这就是我说的 A 在清醒时认识不到自己的内在,这可能是因为愚钝得到的无明,而聪明的人会选择用自欺掩饰自己看到的真相,这是一种狡猾的、自欺粉饰的无明,佛说众生平等,是他站在开悟者(高维客体)的角度,看到世间魑魅魍魉(人心)的群魔乱舞,得到的感受,那个维度看所有人都一样,你是这样的鬼,哦我是这样的魔,这和道德经的 “天地不仁” 颇有相似之意。

如果你问:我到底得到、领悟了什么?我没有焦虑了,我不再需要为以后的事情做计划了,我似乎理解了人的世界的关系,没有再对什么有很强的执着了。 我懂得什么是 “念” 了,就是主体潜意识,所有人都被其支配,且在持续无意识地构建它,也就是我所说的:人人自己给自己写剧本、自己在演绎自己的剧本,演绎地越逼真,这个剧本越真实,我们越认为自己就是那个剧本中的主角,这个过程几乎是个无解的循环,直到死尽可能都没有察觉。

我现在不太清楚下一步该走向哪里了,我不需要再考虑 “在哪里定居”、“进什么公司” 这种事情了,都可以,住在山里也可以,没有夜生活也可以,没有社交也可以,Side project 不做了也可以(不行,我还是很想做 Side project 的),我仿佛时而能感受到那个高维客体,但对眼前这具躯壳没有很强主宰的欲望,我想这个状态类似于 “看山不是山”。

我也似乎不自觉地在心里对自己 “苛刻” 了,“刚才是不是分别心上头了?”、“那条回复是不是因为傲慢…” 那些隐藏在记忆深处一些未解的问题,也通了。我知道在租车店我因 “傲慢” 而对中国夫妇的不耐烦被察觉了、我知道在寺庙对中国人的冷漠也被察觉了,这也是我的 “傲慢”、我也知道为什么那些看起来很好的朋友都联系很少了,因为我一直在表演我设计的那个 “智者形象”、“仙风道骨的形象”,它一直在释放贪婪、愚痴、向外界的索取;我也知道当时为什么 TA 说那样的话?知道 TA 为什么是那个表情?怎样和 TA 这样的人交流才能到 TA 心坎里?事实上也绝不再敢给别人建议和指点了,我害怕自己的傲慢升起,吞噬自己也伤害他人。 同时会更加倾向于接近 Peace 和 “清澈” 的人,那些以前被忽略掉的 “单纯” 的人反倒成了可贵的存在。

我现在最想要的分享的人是殊同师父,但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希望可以得到更深度的点化,走在正确的路上,我厌烦了心魔的存在,它在之前的所有岁月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多少次陷入在 “一滴水一阵风就可以摄其魂魄” 的魔窟中,它现在的形象就像一只不断在黑色的泥潭中翻滚的恶龙,有时候它沉睡,它醒来我的客体意识也控制不了它,而是它在控制这个身体,我恐惧他再次醒来(这是我当下能力可以描述的近似状态)。

人的 “念” 就是一个宇宙,它无穷无尽,它深不见底,如果它装满了三毒,载体就会成为痛苦的全部。昨天之前,我会因为粉丝数少了一个而犯难 “到底是谁又开始讨厌我了?” 我也经常随机翻通讯录朋友圈看 “谁又把我删了?” 我也经常偷偷关注那些我所嫉妒的人的动态看看 “他又有哪里比我好了?”,我有一种感觉,也期望它是真的,我希望以前那个 “我” 再也不要出现了。

殊同师父还提到 “心念” 的力量,其实这和他说的 “心理学只是佛法中很小的一部分” 有着某种暗合,“心念” 就是人的不加逻辑修饰的本真的情绪感受想法,它没有对与错和好与坏,它在你心里,即便你刻意控制自己的外在不去表达,肢体语言的细枝末叶也会被对方感受到,我现在的理解是:对于洞察力强的人来说,直觉就是真相。

因果律是自然界的底层法则,因果循环形成的链条就是轮回,所有的轮回都是痛苦的轮回,快乐也会回到痛苦,所以叫轮回。解构自我执念自然消散,而解构自我最重要的是认识到一切存在都是虚幻的,包括人自身的物理存在和精神存在,人像机器,始终由因果律牵引,而非那个 “我”,换言之 “我” 并不是我,而是高维客体没有觉醒之前,自己在玩自己的小游戏,但如果那个高维客体不觉醒,那个 “我” 他就会一直自己玩下去,并且很难察觉,这个真的很类似我之前提到的 《人类的局限性》 ,人类的局限性就是认识不到自己的局限性,认识到的时候就是突破局限的时候。

在昨天之前,我可能认为自己曾经的抑郁、暴力、创造是不可避免的,现在我明白其实那即是命运的缘聚,也是我给自己编好的剧本,一个缘、一个执让我走向了那条路,那逼真的现象的即是结果也是原因,自为互举。在昨天之前即便在寺庙里,我也只感觉到 “我活着”,现在是 “我看着我活着,存在着”。

我现在很畅快,这本是一次目的性很强、包含着炫耀、自我认同、现实目的...很多元素的旅程,本来这次旅程将应该是和所有其他时间的常规旅行一样看似有趣实则空洞的存在一样,但我们都意外地收获了心灵的 “解放”,对世界和 “我” 的觉知,这份觉知是无形中来自释迦牟尼(殊同师父)无价的赠礼,我的喜悦和感激无以言表。

#纹身

同时,昨晚在拜县完成了我的首次纹身,“Hello, World!” 的含义是作为任何领域的一个 beginner 对世界的喜悦和信心,同时也暗合了我的职业追求。金刚万字符则代表世间万物的轮转,以及 “道德经” 中提到的万事万物的相对性,即是分别也是辩证。昨晚枕边人问我能不能给我手腕纹一圈在我正念的时候念,我说好,给你整一圈 0 和 1,即是科学也是太虚,宇宙的组成无不如此。

#信念

还记得殊同师父问我,你是否觉得某些时刻你和某个力量是跨越时空在对话的,我回答当我读到某些书中精彩绝伦的片段时,会感觉我和作者有一种超越百年星河的灵魂链接,殊同说这就是你与佛陀的链接,佛陀的智慧只是借助我的肉身作为工具来启迪你,这一切也只是因缘聚合,因为你前世的福德足够。 当然我现在还不信前世,但信链接,那一刻就是这份信念让我定了下来。

我对离开寺庙那天的动态也有了新的理解:大部分人都活在现象里,他们自己做的梦,他们选择了自己的故事,然后去讲这个故事,越讲越真,乐此不疲,毫无疑问,这也绝对包括我自己,我们都是玩弄把戏的高手。 这个 “讲故事” 就是人在无意识地为自己设计 “身份”(我是...)、“取向”(我想要/我偏好...)等各种构成 “我” 的材质,而这些材质同时也构成自己挖下的陷阱和泥潭,这些泥潭就是痛苦之渊。

以最近的一首诗作为结尾吧:

人生百年终是客,浮尘生灭欲不绝。

欢悲离合皆幻化,弃执破妄见安乐。

(完)

Creative Commons BY-NC 4.0 https://surmon.me/article/227
4 / 4 comments
Guest
Join the discussion...
  • jiaze
    Jiaze🇭🇰HKHong KongiOSChrome

    从第一篇博客开始看,作者疫情时的情绪在某一刻吞没了我,到这篇文章又重新恢复平静。自己练习冥想也快半年了,思考不多,更多的是求止。最后读完博客也算和博主“链接”上了吧。

    • Surmon
      Surmon🇹🇭THPhuketMac OSChrome

      reply:

      都是缘分。

  • 0429
    0429🇸🇬SGSingaporeMac OSEdge

    “Hello, World!” ,这个纹身好看。

    • Surmon
      Surmon🇹🇭THChiang MaiMac OSChrome

      reply:

      谢谢啊,就是简单的 monospace 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