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requires JavaScript.
BING
Because the mountain is there
OG

战争与和平

1,965 words, 5 min read2022/02/27 AM2,041 views

似乎人类接受的教育,都基于明确的是非观,必有一方是错误的、邪恶的,另一方一定是正义的、美好的


政治与战争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 -《战争论》

政治无处不在,政治的本质无非是 “维护自身的利益” 和 “掠夺他人的利益”。

这两者是不可能单一存在的,自然界的法则中 “你的争取” 一定意味着 “他人被掠夺”

正如办公室投入资源的争斗一样,亦或是国家之间的地理资源、能源资源的争夺,某个国家的扩张,一定意味着有其他国家会被侵略。

办公室的争斗最终有公司制度的约束,社会的争斗有法律的约束,而国家之间的争斗,完全受自己的坦克军舰航母约束。

所以国与国之间,其实不存在 “和平” 和 “战争”,只存在 “利益合作” 与 “利益对抗”。

当对抗进行到无法平衡成本时,则会进行对抗的终极形态:武装战争。

个体与政治

政治是人性 “兽恶” 的体现,个体是人性 “智善” 的体现。

我们的很多矛盾都来自于对政治作了 “道德” 的假设。

对于 “政治”,我没有任何评价,只能以理性叙事的角度看待,就像看到 “狡猾的狐狸诱骗狮子猎杀了羚羊” 这件事一样,即没有资格参与一分一厘,也没有能力改变一丝一毫,这就是自然界野兽之间的搏斗,它充满了自私、贪婪、傲慢、虚伪。 政治基于兽性,基于生物本能,所以政治是不存在是非观的,所以真的有哪些政治行为是具有天然正义性的吗?我认为极少(当然除非你把 “社会达尔文主义” 奉为真理)。

绝大部分时候,政治一定是虚伪的,无论它代表谁的利益,它一定会有一个顺从人性的名头和外观,看起来充满正义性、合理性,有时候它叫 “自由”,有时候叫 “反自由”,有时是民族主义,有时是 “XX 主义”,甚至它可以叫 “反侵略”,但再怎样都掩饰不了它最原始的贪婪和阴险,政治的任何参与者都是,无一例外。

但个体不同,个体是有精神需求和追求的,个体是人性 “智善” 的体现,个体一定是要超越政治的 “兽恶” 的,个体渴求的 “公平” “正义” “自由”... 都是其他任何物种永远无法具备的高级智慧,不然你解释下到底什么是 “人类文明”?

当政客财团们在阴谋阳谋地计算利益发动战争时,个体应该看到那些牺牲的同类,个体不应该关心那些虚伪的 “利益”、“大局”、“宏大叙事”,个体就应该去反对那些伤害个体的事物; 因为我们是个体,我们不是政治细胞,我们是个体,是人性的体验和实践,而不是政治的爪牙,不是炮灰,不是韭菜,不是那 “一步步大棋” 的棋子。

作为个体,我们不能单纯地让自身成为政治的缩影,我们纳的钱税建造的枪炮和子弹,不是为了去争取我们的 “贪婪自由”、“自私自由”、“掠夺自由”... 我们建造的军舰应是仅为了维护自身的 “积极自由”(有限的、可确定的正义)。

作为个体,我对受害者充满同情,正如我无法阻断 “狮子对羚羊的猎杀”,但我可以 “竭尽所能帮助羚羊”。

作为个体,就做个体该做的,就够了!如果做不到,那也千万不要去做那个 “看热闹的人”,这除了让世界凭添一份 “冷漠” 的兽性,什么都不会改变。

反过来,如果每个个体都是 “大局”,那不就是 法西斯 吗?

Fascio 一词,则来源于拉丁文 Fascis,拉丁文原义是指 “捆在一起的一束棍棒,中间插一柄斧头,是古罗马高官的权力标志,象征着万众团结一致,服从一个意志,一个权力”。

Peace & Love

Peace & Love 喊多了是一件虚伪的事情,它似乎什么也改变不了,除了满足自身脆弱的尊严需求,把控着军队和金库的人压根不关心你 Love 不 Love,手势多好看。

  • 你能抗议,它就表面服从你,阳谋变阴谋
  • 你不能抗议,那你就一茬一茬被割着

某种维度上说,“和平” 可能就只是 “长久的利益合作” 而已,“对峙” 才是常态。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希望这样的合作尽可能 “天长地久”。

还记得很久前看到的两个观点:

  1. 也许只有机器统治才能实现真正的完美正义
  2. 也许只有地球之外的外敌来袭,人类才不会再发生内部争斗

炮灰颂大炮,韭菜赞镰刀,我对自己交钱造的枪炮子弹也没有任何话语权,世界就是他妈的这么烂。

Creative Commons BY-NC 3.0 CNhttps://surmon.me/article/199
9 / 9 comments
Guest
Join the discussion...
  • vzchn
    Vzchn🇭🇰HKCentralMac OSSafari
    #2366

    外星人来了,地球人也不会团结,只会分为几派,有当人奸的,有地下抵抗的,内部争斗依然无穷无尽。

    • Surmon
      Surmon🇨🇳CNShanghaiMac OSChrome
      #2367

      reply:

      “人性”

  • 遨游星海
    遨游星海🇺🇸USMindenMac OSEdge
    #2364

    坚持思考和记录就是很好的行动,这影响着你,更影响着每个来到这里的人。

    渺小的是人类的身体,受限于硬件条件,但灵魂时常发着光,总在成长。

    专业领域的人给出过各种假设和猜想,于同样专业的人来说受益匪浅,但于我这样的半吊子来说,只能看个笼统。每一种解读和表达方式都有它独特的魅力,于个人来说,启发思考的为最佳。

  • 遨游星海
    遨游星海🇨🇳CNHangzhouAndroidQuark
    #2359

    那如果有一天,你不在只是个体,而成为了一群个体的引领者。由于每个个体的需求和表现都不同,引领者该怎么做才能保护集体的需求,同时又不会忽视每个个体的需求呢。

    • Surmon
      Surmon🇨🇳CNShanghaiiOSChrome
      #2360

      reply:

      显然,渺小的我没有这样的能力。


      如果事实上这样的需求确实无法满足的话,我倾向于 “集体” 被拆解到无限小,小到任何集体都可以直接地参与竞争,让市场调和一切。

    • 遨游星海
      遨游星海🇨🇳CNHangzhouAndroidQuark
      #2361

      reply:

      渺小的是人类,是我们,是他们,是每一个人。

      无限小的集体会不会像人类最初没有形成国家之前的状态,原本是人与人的冲突,因为人与人亲疏远近的关系,最后又变成了集体与集体的冲突。

    • Surmon
      Surmon🇨🇳CNShanghaiMac OSChrome
      #2362

      reply:

      会。

      冲突是一定无法避免的,甚至可能只是历史一遍遍重演。我读的书少,但我相信已经有很多专业领域的人给出过各种假设和猜想了。

    • 遨游星海
      遨游星海🇨🇳CNHangzhouAndroidQuark
      #2363

      reply:

      知识的积累,或许关于读的数量,或许关于思考的深浅,或许还关于举一反三的运用。如果更多的人开始思考,并努力做些小小的改变,那么问题说不定都会有答案,或许不能解决,但总会有改善。

      怀念过去,拥抱过去,正视当下,改变当下,畅想未来,创造未来。

      就把这个世界当游戏场,虚拟界又如何。没有能力撼动规则的时候,积蓄力量的同时影响更多的灵魂进行思考。等力量续满,机会来临的时刻,去重写规则。即便新规则不完美,可总有后来者再次修订。

      其实,在游戏的各个节点上,每个人都可以是主角,他们都在影响着故事线。

    • type
      Type🇺🇸USLas VegasWindowsChrome
      #2374

      reply:

      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