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如果我来做一款电子烟

https://static.surmon.me/FjslMtepSb9mk4utpbAL5kqqxiBh

这篇文章是在我在对电子烟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产出的, 包括此刻,我也没有去调研任何一个品牌的体验、质量、口感、口碑、营销,都没有,所以也不存在广告。

除了某一次在新闻客户端看到 “小野” 的 slogan 变为 “减害”,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我是一个 “烟鬼”,身体有 25 岁,烟龄有 6 岁,最喜欢红白万宝路和七星(10 ml 非爆珠)。今天意外体验了 RELX 电子烟,有一点小想法。

无法解决的问题

在体验了三款尼古丁含量都比较低的烟弹后,我最直接的感受是:电子烟会更容易使非成瘾者上瘾,而很难使成瘾者戒瘾。

单位

电子烟缺乏了 “物理单位” 这样的潜在概念,如果我抽一只实体烟,我大概会安排某个碎片时间,以 “一支” 为单位渡过我的 “天台十分钟”, 但电子烟,很大可能会让我的每个 “厕所时间” 都变成 “天台十分钟”。

电子烟,无形增加了我的吸食频率,进而改变了我的吸食习惯。

低成本的 “快感体验”

电子烟的雾化效果比实体烟好很多,有点像水烟,口味选择也更加丰富, 甚至会给人一种 “对身体又「无害」,反倒很「酷」的快感”,这一点上会更容易使非成瘾者 “习惯上瘾”; “习惯上瘾” 这个概念是很久前在知乎看到的,大概是说: 大部分的成瘾者在真正成瘾前期,都是由于 “习惯了手里有支点燃的烟,习惯了打火机点火的那个瞬间,习惯了嘴巴里刁个东西”。

电子烟让 “习惯上瘾” 的成本更低了。

生理成瘾性

我设想了两种场景,一种是我这种“老烟鬼”,一种是非成瘾者。

对于我这种 “每支 10 毫克” 的烟鬼,电子烟可能难以满足我的需求,起码入喉感做不到实体烟的级别,尽管我可以更换加量尼古丁的烟弹, 但大概率的可能是,在新鲜期过后,我会最终又走向实体烟的道路(前提是我也没想过要戒烟)。

对非成瘾者,少量的尼古丁对多巴胺的刺激会慢慢减弱,最终可能也是 -> 加量尼古丁 -> 实体烟,这样一条路。

对于想要戒烟的人呢?

真正要戒烟的人,我想应该靠的是意志,而不是工具了,不在这个问题的讨论范围。

总结

所以,我的结论是:广告词中出现 “帮助戒烟”、“无害” 的电子烟大概率是在忽悠人了,“小野” 的 “减害” 反倒是 “比较废话的客观” 的广告词了。 而且,“减害” 是指 “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吸食方式的情况下可以减害”。

我来做,会怎么做?

上面说的这些问题都是漂亮的广告词无法 “彻底解决”,但可以 “被优化” 的问题。

无法解决的问题无非都围绕 “吸食工具” 这个属性,如果 “淡化工具属性” 或 “延伸工具属性”,也许能更好地起到 “帮助戒烟” 这样的实际目的。

所以,首要的,我需要电子烟 “智能化”。

像小米的电子秤,其实其本身就是一款 “测量体重的工具”,但对应的 App 提供的 “记录能力”,却赋予了它 “体重管理”、甚至 “健康管理” 的意义。 所以,我会让电子烟具有 “信息监测和输出” 的功能, 最少,我需要在某个地方(可以是 App、公众号等工具)让吸食者看到自己 “每日吸食的次数、频率、时间段、尼古丁量、对健康的影响”, 这时,电子烟已经具有了 “记录” 的能力,而 “记录” 则是一切 “管理、优化” 的根基。

其次,互联网化。

就像不爱运动的人,闹钟都叫不动,却可能为了 “在微信运动中置顶” 多走那么几百步; 这种时候,App 则可以基于数据提供 “戒烟比赛”、“烟量控制计划” 等一系列社交化的 “激励套餐”。

比如 “烟量控制计划” 是怎么样控制呢?假设我创建了属于自己的 “一年减烟计划”,开始执行后,第一个月 App 会限制烟具每日仅允许我吸食 80 口,第二个月 60 口... 每个阶段的完成,甚至每一日的坚持都可以分享至朋友圈,像学英语、运动 keep 那样一种有激励和目标明确的事,如果我完成了,我可以得到一些官方提供的奖励等等。

社交的力量是不可忽视的,像之前的 “蚂蚁森林”、“早起零钱”、“余额宝消费自动存”,都是在 “通过激励和被动约束,克服人的弱点,帮助其达成本来难以做到的目的”

可能会有内行认为,烟草的盈利就是来自于尼古丁(烟弹),电子烟就是要卖更多的烟弹才能 “赚钱”。 商业角度,这非常正确,但 “电子烟” 的定位如果和烟草一样,仅仅作为一款 “纯粹” 的商品,也许也会很快就进入竞争末期,我甚至认为外行都不太有进入的必要。

电子烟之所以不同,可能本身就需要其超出 “烟” 之外的商品属性,利用现代科技赋予其更多的 “价值观”、“人文意义”,才能取得别样的胜利。

像支付宝的 “花呗” 就输出了 “鼓励提前消费” 的价值观,“余额宝消费自动存” 又输出了 “存钱是好事,我鼓励存钱” 这样的价值观。

既然价值观是可以共存的,那么盈利和人文也是可以共存的。

本文于   2019/9/9 上午  发布在  无色庵  分类下,当前已被围观  400  次

相关标签: 互联网 思考

永久地址: https://surmon.me/article/153

版权声明: 自由转载-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   Creative Commons BY-NC 3.0 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