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requires JavaScript.
BING
Because the mountain is there
OG

我从来没去过纽约

2,057 words, 5 min read2019/08/20 PM3,892 views

平等

我理解的广义中的平等,真正指的是正义,而不是平均。

你的爸爸比我的爸爸有钱,他有权利处理他的钱,或给你或赏给世界,那都是他的自由。

但不能,因为我的爸爸没钱,就规定我生下来就必须终生不能食肉; 换句话说,因为我没钱而导致一些自然权利被剥夺,那么我们就不平等。

我暂时没钱吃不了肉,但我没有因为和你的不同而被剥夺吃肉的权利,这是平等。

钱可变,可生;而,肤色、信仰、种族,不可变,不可逆。

所以我们才要强调,人人生而平等。

自由

你有去往任何地方的自由,我有保证自己的家不被任何人侵犯的自由。

你的消极自由与我的积极自由是互斥的。

所以我们需要约定,我们约定,任何一方都不可以以侵犯别人自由的方式去行使自己的自由。

我们通过约定保证了每一个人的相对自由,且任何人不得破坏这个约定。

这约定便是法。

独裁

如果学校的黑板报,约定了任何人都有张贴任何言论不被侵犯的自由,那么你就没有权利撕下我发布的言论, 你可以张贴新的反对的言论,甚至贴满黑板把我的全盖住,但你撕下我的言论那一刻,就是独裁。

民主

约定是法,法实例成了制度,制度需要一位仲裁官和执行者。

于是我们选,我们通过数学、概率学、哲学、心理学无数的智慧筛选选出了仲裁官。

(“我们” 是指任何需要参与法的约定和遵守的人。)

选的方式有很多,可以根据任何大家共同认同的原则:“谁有钱谁票数多、谁聪明谁票多、谁专业谁票多、谁年龄大谁票多、谁长的好看谁权重高...” 等等,底层原理就是 “能代表大部分人的利益”

但,核心是,任何人都有参与的权利和能力(包括投票与被投票)。

我们由选出来的仲裁官和执行者为我们服务,并从自己的生产生活中拿出一部分的盈余(让渡一部分权利)来支撑这套仲裁执行系统持续运行。

权利

仲裁官有个人意志,有执行器,于是有了力量,变成了公权力。

仲裁官的诞生是为我们服务的,如果某一天它化身公权力叛变或反噬,作为个人的我只有选择重新建立公权力或脱离这套系统,而不是被其奴役和侵犯。

为了防止仲裁官的反噬,我们需要:执行者(暴力机关)必须是中立,严格捍卫法的,而非捍卫仲裁官的。

(对比香港事件,很多人都在喊支持执行者时,不知道是支持的仲裁官还是法)

这样我们任何时候都可以轻松换掉仲裁官,而依法而行的系统将会迭代出下一任合格的仲裁官。

(被公权力侵犯的衡量标准,以及对其做出的反应都由每一个个人决定,不允许也不应该被其他任何人 Judge。)

和平

和平是一种结果,“我爱和平” 指的是 “我爱和平背后的文明进步与开化”, 但如果刻意把和平作为极端的社会目标及价值观输出,那这个假象和平背后噬下的人血馒头可能一点都不比坦克炮弹弱。

和平是要的,但要真正的和平;就像我们要的是真正的没有贫民窟,不是把贫民窟改名叫廉租房,更不是把贫困户改称为待富者。

我也不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最正确的,也许只有机器才能做到完美的仲裁和执行

那些把他们自尊心放在自己的民族上的,民族衰弱,他们的意志也消沉了; 把自豪感放在国家上面的,国家灭亡了,他们也因为信念崩溃而自杀了。

真正要去成为国家、种族、世界的主人,从来不需要被强加过多的国家意志、集体意志,他只需按照他想做的,并去做好,就可以了。

他不需要非要为了 “XXX 自豪感” 去完成某些事,只为了向别人说 “我是 XX 人,你看我多厉害”,在我看来,这样的人是 “国家民族” 这台意识机器的附属品,是傀儡。 (实际上大部分的人除了口嗨颅内高潮,也干不了什么;左手骂着别人插队,右手就想办法走后门,晚上上微博津津有味地玩文字狱,过几天被鼓动一下就上街当新时代红卫兵)

我想站在人类的舞台,我想生活在属于人类的公园,而不是任何一个“很香”的花丛。

我从来没去过纽约,但我知道那里有黑色皮肤的大兵,有亚洲人种的政府官员,有来自西伯利亚红色头发的医生,有很多华裔、印度裔...各种裔开的小餐馆...

我喜欢现在的纽约就像喜欢天宝年的长安。

它可以不是西方人,不是白人,不是美国人,不在北美洲,不是 New York,就算都不是,它也会是下一个 New New York,它是一个理想主义的符号。

我一点都不害怕现实落差的失望,只因那信念和向往存于心中,不会因为你的护照免签数量和军舰数量而改变。

这是我的梦。


转句话

Creative Commons BY-NC 3.0 CNhttps://surmon.me/article/150
4 / 4 comments
Guest
Join the discussion...
  • 遨游星海
    遨游星海🇨🇳CNHangzhouAndroidQuark
    #2345

    从前,我想如果重新创造一个新世界,一个虚拟的世界,但宗旨是服务现实社会的世界。每个人都可以按自己的技能参与她的建设,这个世界的规则也由所有人来编写和修改。

    但后来又想,人多了以后,当这种制定规则的权利平均了,就容易混乱。人云亦云跟风造势,即使分出一些支流,还是会影响到大趋势。

    然后又想,可以根据能力的类别在参与相关规则制定和投票时,有多一些的比重,让专业的人在修改专业规则时多一些话语权。还有创造更多价值的人拥有的荣誉,也能多一些比重。

    其实,现在的规则制定者们已经很努力了,管理的人多了杂了,众口难调。但还是会期待向往更合理更高效,又能相对自由的规则世界。如果现实世界这种规则的重置会牵扯太多,那模拟一个世界去尝试多种路,是否可以让这个世界更快的变更好。

    人的生命太短了,好想活的久一点,去见证更好的这个世界。

  • 破竹
    破竹🇨🇳CNChongqingWindowsChrome
    #1489

    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哪里都一样。

  • 桔子
    桔子🇨🇳CNXiamenWindowsChrome
    #1471

    🚩 Juadg -> Judge

    • Surmon
      Surmon🇨🇳CNShanghaiMac OSChrome
      #1472

      reply:

      严谨,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