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给我来一粒保健品

https://static.surmon.me/nodepress/image/dao.png

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分辨能力; 不是所有的老人都有分辨能力; 不是所有的年轻人都有分辨能力;

保健品能很大程度的卖出去,也许不单单是因为老人太好骗; 可能是因为他们真的很孤单,而卖给他东西的人让他感觉不再孤单,他可以为你的陪伴付费,以获取「 等价交换 」这种心理平衡。 也许是因为碍于面子,也许...

也许就是被洗脑了却不自知,也就是「 不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分辨能力 」,或「 以为自己有分辨能力还以为自己是正确的 」

对于受骗的老人,他们会被有策略地注入各种危机、忧患意识,无形中通过某些话术将危机与危机感解决方案(产品)结合起来,达到「 植入危机意识及危机解决方案 」的目的。

对于闷头卖药的小伙子,那真的是要么坏要么傻了... 他们会为了卖出暴利保健品赋予目标客户子女般的照料,以拉近客户的距离,提升客户安全感; 演双簧,假优惠,给目标客户「 占了很多便宜 」的感觉,各种手段促成交易。

打打养生的旗号还是可以容忍的,最多骗骗钱;如果宣称治病,谋财害命,那是歪道,是罪,是嗜血的恶魔。

保健品,是不可能治病的。

如果你想付费得到健康,真正该去的地方是医院,该找的人是医生,该做的事是付出时间锻炼、提升。

就像

“付费的知识”,不会让你的精神富有起来。

如果你想为真正的知识付费,该去的地方是学校,该找的人是老师,该做的事是花精力阅读、思考

我们现在能够买到的“知识”,更准确的说法是「 经过包装后的碎片化信息 」、「 别人的道理 」, 它更准确的意义不是「 给我们带来思考,让我们的思想更丰满,让我们的行为更具智慧 」, 而是「 缓解我们被注入的焦虑感,让我们的大脑暂时感到轻松 」

「 吃糖 」是社会教我们的,毕竟「 不努力, 就等死 」「 不奋斗, 你的才华如何配上你的任性 」

于是,一堆人,包装好各种(前人早就做好的)「 糖块 」并宣称「 这块糖特别好吃,是我精心提炼的,吃了我这块糖你就不用品尝世界上的其他糖了,我这糖是最甜的 」

慢慢地,我们将「 吃糖 」当成了一种习惯,我们痴迷于吃糖,痴迷于吃糖「 本身 」; 有「 新糖块 」我们立马就买,后来,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吃糖了,家里放了一堆又一堆糖,仿佛品尝过世间一切,却似乎什么也不曾改变。

甚至,聪明的「 糖商 」,不仅可以治你的焦虑,还免费赠送「 糖粉优越感 」这样的赠品。

这糖,有毒。

糖的原料,免费却无价。

没有捷径,相信科学。

本文于   2018/12/27 下午  发布在  无色庵  分类下,当前已被围观  1463  次

相关标签: 世界 生活 思考

永久地址: https://surmon.me/article/133

版权声明: 自由转载-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   Creative Commons BY-NC 3.0 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