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g

两个小孩

https://static.surmon.me/nodepress/image/love-bin.jpg

我的家里住了两个小孩,它们生于两个年代。

有一个年轻的小孩,14 岁就不再长大了;然后有了更年轻的小孩,今年也 12 岁了。


年轻的小孩

年轻的小孩,它的日子似乎从来没好过过,它时常在寻找时常抓住又时常溜走的安全,可能是因为确实很少有一个怎样的地方让他感到过心安和被保护,它用很多种方式去索求爱,它希望自己被更多人喜欢、关注;它多情、热烈、急切,但它只会本能般的消耗和索取,它不懂该如何付出,没有人教会过它这些,它也没能为自己赢得过稳定的关系,它总是不断寻找、反复确认、轮回。

可能是因为很少得到过真诚的、正面的肯定,小孩它总是很敏感,它总是害怕自己被否定,它从不在大街上的大声谈话,并不是因为它怕影响到别人,而是怕被骂作没素质。它总是在内心自导自演一部部的连续剧,它总是默不作声,其实内心早已波涛泛滥。它总是能被别人不经意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彻底击碎,它总是怀疑自己是不是又错了,它独自崩溃和消化,像一块儿短路的板子,其实没人需要它大功率工作,它就开始发热冒烟了... 大部分时候它都是讨好者的姿态,像在可怜巴巴地乞求些什么。

它看起来似乎很善良又很脆弱,很容易被感动、热泪上头;它似乎算是个绝对的性情中人,理智很少占据上位,它心疼那些命运对之不公的人类!它多愁善感,它容易愤慨,它总是渴望拥抱那些人,它甚至总想,既已如此,何不让所有不幸都到我身上来!让它们解脱吧。

它很自卑,似乎很少被真正地肯定过;它几乎对所有未曾见过的事物都感受到拘谨和不安,于是它用了很多办法去历尽足够多的事情和人,它希望终有一天,它可以不再恐惧于任何事物;但实际上,它开始发现,自己见到的世界越大,自卑就越多,自我的否定也越多,它慌了,它的自卑就快演化成恐惧;它总是对比,总是希望外在的 “优势” 可以平衡自己对自己评价;自然的,它也有些虚荣,甚至有时候会虚伪地伪装自己。

它无比渴望被关注、理解,像渴望了解他人一样被了解,但又不期望太刻意,它害怕出糗,害怕演砸,害怕被否定,害怕自己不值得,害怕失落,害怕情况会变得更坏,它把能藏的都藏起来了。

它几乎对所有的事情都是悲观的,它总是会做最坏的假设,它对事物很少有美好的期待,它骂关系、骂公司、骂政府、骂社会;它不爱回家,也似乎没有牵挂,它的表达似乎总是愤慨和宣泄。

它似乎生病过,它试过很多种方法都无法改变自己,它开始无比讨厌自己,似乎自身的一切都是惹人嫌烦的,似乎自己的存在就是毫无意义的,它写过 “只需一滴水便可摄它魂魄”。

它几乎讨厌自己的一切,它讨厌和自己相似的人,讨厌让自己成为这样的人的人,讨厌自己知道这些却无法改变的自己。

它有过无法控制自己的无力感,它阻止自己去做那些不应该的事,但似乎无能为力。

它的内心装下的感受太 “多” 了,以至于它似乎没装下过之外的任何人,它自我,它自私,它用一切证据去证明和强调内心的自我。

情况也是在悄然变化的,没多久,另一个更年轻的小孩出生了...


更年轻的小孩

它出生时,接收了「年轻的小孩」留下的一切烂摊子。

它发现,自己有强健的思考范式和遍历山河的阅历,似乎自己很容易发现事物的规律并归纳,它愈发愈相信自己,它愈来愈对内心相信的事情有着近乎 “执念” 般的坚持;它对事物的追求方向愈来愈明确,它也不再困于环境,它总能突破当下,总能去实现想做的事;人们总赋予那些很多名词:魄力、行动力... 它知道,这些其实都是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

它也发现,自己有着敏锐的观察力,总能一眼 get 到事物的细微之处,那一像素也好,逻辑上的小纰漏也好,一个节拍的偷懒也好,它总能很快地觉察到一切的不和谐,它喜于创作,任何形式的艺术都总能引起它的注意;它乐于分享和感受,却不屑于随波逐流和哗众取宠。

它对事情的态度变得积极,它依然会考虑事物的最坏结果,但它会让任何一件事最终都有最后一套兜底方案,它总是勇敢稳健地去做。

它似乎有着与生俱来的社交气质,几乎和任何类型的人类都不会尴尬,它从没量化过那些表达技巧,也没有进修过 PUA 速成秘籍,但它确实得到了很多人的欢迎,这让它很自信。

它似乎有些自负了,它有时会目中无人,甚至都不在意外界的评价,它会称呼那些无法理解自己的人为 “庸俗的蠢货!”。

它似乎有些习惯了无拘无束的感觉,它开始厌烦世俗,它不想被任何莫须有的事物困住手脚,它抗拒人类社会发生的约定俗成、消费主义、政治正确... 它几乎把 “自由” 认做了生命中最顶级的精神图腾。

它变得容易冲动,喜好极端,追求刺激,自命不凡。

它似乎越来越喜欢自己了,似乎自己就是宇宙的中心。


但是

但是,可以是任何一天的某一天,两个小孩同时苏醒了。

它们面面相觑,它们不可避免地矛盾了,它们争吵、打架,都想替代了对方。

慢慢地,它们打架的日子越来越频繁,频繁到这个家已经没有气力去经营任何事情了。

他们慢慢地有了一套默契,白天的时候「更年轻的小孩」来主持这个家,太阳落山后,酒精上头时,就是「年轻的小孩」的天下。


如今

如今,两个孩子,似乎合为了一体,在不同的时刻,总是会有不同的孩子跳出来。

我看着他们。

Article created at 2021/10/8 amin category insight|273 views.

Related tags:insight

Article address:https://surmon.me/article/182

2comments
  • feng528
    Feng528Mac OS10.15.7Edge93中国-杭州市#2147

    一直很想问,站长是不是也是双子座

  • Surmon
    SurmoniOS15.1WeChat8中国-南阳市#2148

    reply:

    你猜

anonym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