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The journey of saving(下)

👉👉👉 The journey of saving(上篇)


去拉萨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4748664.jpg

(到达狮泉河)

在狮泉河,边防证太波折了,下午5点才办完,王兴自己出发了; 石确说有急事回县城了,回复频率也很低,那我大概懂你意思了。

晚上遇到俩摩旅大哥,聊了很久,心痒难耐,然后我做出了选择。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7637023.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6408481.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7544648.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84584182.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49916797.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38568611.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30840621.jpg

(狮泉河一早)

挣扎了一个晚上,跟潘日天商量了我的想法,早上我俩在狮泉河最大路口的摩托车店买了一辆摩托车,带头盔备胎一共一千多,加了一百块的油,然后我们,出!发!了!三证除了身份证我们啥也没有。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18014644.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21514128.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88037124.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69647682.jpg

(阿里腹地)

其实我去派出所和加油站问了往前一千公里的情况,都没问题,有问题对我们也不是问题。

中途结识了赵大哥,赵大哥还把他护膝手套给了我们;我们也没事拉拉他,怎么拉的视频里有。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10139556.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1748017.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28414944.jpg

(扎达/古格王朝)

然后一路飞驰到巴尔兵站,进扎达,一百多公里全山路,除了野驴野马野牦牛,啥也没有;太阳落山,零下几度。。。大概晚10点,停在60公里二工区,在此借宿,跟里面一小姑娘聊很久,大概很久没见过好看的男孩子!我告诉她可以在上海做一份比这里好很多的工作,姑娘眼神里充满了喜欢和激动,对我们甚好,走的时候我把电话写纸上给了她;也没啥好奇的,因为藏区文化相对保守,姑娘没手机,没微信,钱少,活儿累,年轻,对生活不甘心,对象还是家里介绍的,所以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和欲望。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38258845.jpg

(扎达/二工区)

在扎达待了一天,去了王朝,去和回来都是拖拉机。

晚上和潘日天吵架了,吵的已经没有意义了,我觉得我爆发了,思想是火花,性格是放大器,这团大火烧掉了其他一切。

上午路口搭车,认识了晨晨兄弟,千里来探亲,各种飞机火车转,几个大包拉杆箱,差最后三百公里去边境老婆家,搭不到车。

中途遇到了点小问题,落下了包,返回去的车是个四川大叔,恰巧要带工人去边境,那个乡就是晨晨要去的地方,就给他们互留了联系方式。

出扎达的路上,我爆发了,在巴尔兵站我们分开了,在这儿这家伙真的是让我失望了一把,但,不可说。

下午,一个人骑车去塔尔钦,刚过门市乡,遇到了大暴雪,非常绝望和无助,拦到了辆工程车,帮不到我,摩托车实在没办法,只能返回门市乡,住在东北老板家,我们晚上喝了酒,老板心脏和腰不好,晚上我帮他洗了碗,可能是开心吧或者是无聊,大半夜他非要开车带我在那个全长一千米的乡上溜了一圈,这他妈溜啥呢,屁股还没热就下车了。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12069241.jpg

(冈底斯前)

到了塔尔钦,潘日天和赵大哥在那里等我。。。然后又住到了一起,本想晚上逃票进冈仁波齐,然后失败了!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2444991.jpg

(塔尔钦前夜)

早上5点去转山,中午翻垭口,下午遇到了她,凌晨一点,五个人一起走悬崖,曲扎给我打了很多个电话和视频,到凌晨2点多回到茶馆,3点多,曲扎给我们炒了两个菜,凌晨4点,吃饭喝酒喝茶。。。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6789608.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10041368.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49094512.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0595970.jpg

(冈仁波齐/帮我扛包的俩妹子俩兄弟)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9276442.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90103167.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7148065.jpg

(我们的好朋友泽吉曲扎)

中午,我骑车带她和潘去了玛旁雍错,又被查票的拦下来了,然后用我们无敌的颜值和智慧巧妙地化解了这个危机。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0807929.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36853488.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8503240.jpg

(玛旁雍错)

下午,我们接吻,晚上我们在一起了,我觉得我喜欢她,也很爱她,天亮她去扎达了,我们分开两个方向走。

这一晚,才是转折点,修心的开始!!!11点去找她,我们聊到了2点!

从塔尔钦到帕羊镇,啥事全都忘了,反正我和潘日天又在一起了。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81491144.jpg

(日喀则某垭口)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95838699.jpg

(某措)

接下来一个月,微信没断过。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60102462.jpg

(日喀则/札什伦布寺)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3865091.jpg

(小布达拉阿佳)

和潘日天在冰川遇到下雪还是雨,因为护膝我又怼他了! 在羊湖湖边加油,我们又吵了,恰巧没多久车子路上出问题,链条卡住了,我说这是缘吧,我放弃了,自己去拉萨。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31289371.jpg

(羊卓雍错)

下了山,搭上了之前遇到的内蒙两口子的车晚上到了拉萨。

这晚我和她在一块,天亮她去加都,我在拉萨。

拉萨

呆了大概两个礼拜,前几天和潘日天腻在一块,后几天和她腻在一块,荒淫无度,暗无天日。。。,最后两天和旁边床位那兄弟在一块(因为我还不知道他叫啥)。

这几天,我去了八廓街里6年前我租过的房子,找到了当年吵过架的房东,去了摆过摊的地方和批发过的市场,和不同的人去了各种寺、朗玛庭、山顶、厕所。。。和她去了桑耶寺,还有天堂。。。大昭寺转了快上百圈,八廓街走了几十遍。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3566783.jpg

(拉萨/从头再来)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2373804.jpg

(拉萨色拉寺)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17150609.jpg

(晚7点的八廓街)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9623198.jpg

(拉萨/玛吉阿米)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87477169.jpg

(拉萨/大昭寺)

这段记忆很混沌,也都不是我想说的,所以就这样吧。

青藏

晨晨和潘日天都从拉萨出发了,算好了时间,准备走青藏从拉萨搭到德令哈,上了18路公交车,搭了康巴汉子的小排量箱货,给带到了当雄前一个乡,天气一会儿风一会儿雨一会儿大太阳一会儿混合模式,比他妈H5升级的还快;又碰到一些人,晚上10点多到了那曲,一天时间真的让我对搭车失去了信心;14年我在湛江高速入口搭去海口的车,整整5个小时没有一辆停的,差不多就是那么个绝望心情。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45462352.jpg

(拉萨)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14585517.jpg

(念青唐古拉山)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98905577.jpg

(拉萨至那曲/青藏线上)

晚11点多,我在那曲的青藏岔口等了半个小时,停了俩车,一个要钱,一个早上出发;要钱的哥们是个年轻藏民,另一个大哥看起来甘肃的,心地很好。语言能最直接传递一个人的发心。

12点,跟着地图去找网吧,全关门了。。。最后住了一宾馆,买了第二天到德令哈的票。

一路过了唐古拉、沱沱河、可可西里,到了德令哈,去了海子诗歌堂。

往后搭车去了茶卡、青海湖,到了西宁,住在等风来。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8735002.jpg

(茶卡盐湖日落)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95959882.jpg

(茶卡盐湖正午)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31194505.jpg

(德令哈尕海)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35540164.jpg

(德令哈)

其实

其实路程是最无聊的,有意思的是都是和人或物有关的事。但是,我在写上面那些东西的时候拖延症犯了,已经开始应付和草草了事了。所以,我想把那些准备敷衍掉的东西放到这里来。

潘日天是和我在一起同行一个月左右的队友,在路上,这是唯一的最紧密的亲密关系;从陌生相识到做决定结伴的时间不允许你去适应彼此,路上的一切事都是磨合的过程,好在我们本身有许多共同点。

和他的相处带给我的思考,是关系及对关系的处理,和他的关系可以映射到身边的一切,父母、兄弟、同事、朋友、各种姑娘...;他的内心会受到我的影响,如果我任由自己的责任心或能力也好或魅力也好,去承担、去霸占、去正确、去决定,去做各种平时我觉得无比平常和正确的事,就一定会忽略他的感受,一定会给他带来情绪和念,本质上,就变成了,我在靠他成就自己,我在踩着他的肩膀往前走,我在靠牺牲别人维护自己的光环,靠和别人的对比和排斥、嫌弃、优越感...维护自身的自我认同。

遇到喜欢的姑娘,我会发挥一切我能发挥的东西去争取,没有所谓的道德、舆论...没有任何框架会束缚我。

遇到喜欢的姑娘,他或许会怀疑自己,或许会闪躲,会不自信,会放弃,会被自己的框架自我约束。

遇到同一个喜欢的姑娘,我会得到,他会放弃,我会兴奋,他会难过,我会更有信心,他会更不自信。

父母没有的东西,他没有办法给你,最终,你成长为一个总是没有安全感的人,总是缺少某种爱的人,或怎样的人;你可以理所应当地保持恨意、怨念,可以一辈子不原谅、指责他们;你也可以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创造安全感,用自己的教育理念给下一代正确的关爱,你可以选择用自己的安全感和幸福反哺于父母,用对下一代的爱给上一代解脱,用这种方式让他们不再活于充满自责、内疚的地狱之中。

当你拥有一些他人不太容易拥有的优势,也许是性格,也许是学习能力,也许是智商,也许是颜值,也许是whatever,当这些人向你靠拢,一定是因为你对他们的吸引,他们一定程度上想成为你,所以才有欣赏、追随这样的情感或行动;你可以选择完全以自我为中心,不顾你的个性或光芒或能力或任何东西对他们造成的伤害,永远我行我素,你也不会担心失去,因为这样的你依然会有很多人喜欢,这样你身边的人会一批批离开,一批批轮回;另一种选择,是你开始照顾他们的感情,去体会和经历他们的环境,知道他们的真正诉求是什么,去帮助他们成为他自己想成为的样子,即便这么说,实际上大部分时候你只要做到感受和理解,对他们已经是最好的帮助和渡化。

一种是牺牲别人成就小我,一种是成就他人成就大我。

这段话是来自知乎,我发在朋友圈:最有效的劝善,不是高高在上地说教。而是倾听你的痛苦,设身处地地帮助你,和你一同行走于世间,启发你领悟更大的道理,体会更高的觉醒。这便是大愿、大悲、大行、大智的真正意义。

赵大哥说他喜欢一个人上路,他也确实这么做的,但。

以后

现实主义看,我们在世间唯一要处理的就是和人的关系,人就是一切。

大部分事情是可以预料的,当你对自己足够了解,对身边有足够深的认知,一切在你面前都是透明的,这大概就是佛说的“心想事成”。

所以,真正的“无常”应该是发生在预料之外,思不可及的位置。

极大部分人,我们对生活有期待,深的浅的近的远的,当现实和期待不符,我们就有情感反应,这就是念。

我知道自己浪荡风流,我知道靠谱的人不会一直容忍我,我知道我留不住她,我知道我的不甘心坚持不了多久,但这不是无常。

甚至,我以为我可能以后会为了谁改变,我以为我会一直生活在尘世中,这也都是可知,也不是无常。

无常,就是我对未来啥也不知道,就是我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念,就是未来心不可得。

其实,过去心也不可得,现在心也不可得。

我和这个”她“、那个”她“、过去的”她“、现在的”她“、另外的”她她她“...已不再存执念,也不再在意所谓的性质、时间长度...我知道现在我要什么,现在去要,此刻去做,就是圆满。

有的”她“,当我想拥你入怀的时候,愿你别在意我曾弃你追烈酒春风。

有的”她“,我告诉你我们该各自远方的时候,希望你别在意你昨天还是我的新娘。


每个人的行为都由他的思想驱动,大部分人会通过社会教育或各种学习有自己的一套思维框架,这套框架里有法律、道德、科学、哲学、宗教学、各种几把学、三观各种观...宗教很多时候是完善了一套自治的框架给你拿来即用; 生活中你会看到很多人做出的事,在你看来是没必要的、不能忍受的、认同的、不认同的、无原则的、有原则的...每个人都拿自己的这套东西在约束自己; 潘日天他有情绪和情感,但是他的框架告诉他不要轻易表达和发泄,于是我只能从很细节的侧面你行为中发现这些; 某个朋友在过着不幸的婚姻,但他的框架告诉他,要忍、扛、负责任、为了孩子、年龄大了算了吧...于是他继续着他的不幸,同时也得到着他框架内感受到的“满足”和”认可“; 某个兄弟因为内心的“孝”,牺牲了太多自我、青春、未来,中期生活感到了迷惘,想的都解脱。

其实,你看他们的人生,你可能会觉得他们“仗义”、“有担当”、“踏实”、“靠谱”...但一定不会觉得他们“洒脱”、“精彩”、“开阔”...为啥呢,也因为他们内心其实并不是很想要这些东西,只是表面看起来很想要,“他们”就是我身边的人、你身边的人。

纯粹的科学信仰者会认为中医是骗人的,会认为磕长头是除了风湿病腰间盘啥也得不到的无意义活动,其实磕头、许愿、骑行、学习...都没什么区别,它为你的愿力和精神服务,有没有意义只取决于你的念。

存在的事,我们要学习质疑,而很多事,是因为相信而存在。

所以,很多人想走出烦恼,解决掉痛苦,他自己是意识不到问题所在的,或者说他对问题无能为力,或者他压根就不是真的想解决;而作为旁观者、助力者的你,看似无能为力,当然普通人以为动动嘴皮子把你自己的框架暴露一番模仿心理咨询师一样那绝对是不行的,其实你能做很多,也很简单,就是感受和共情,甚至可以用自己的真实行动影响他,如果有条件的话,你给予的很简单,他得到的可能是升华、解脱...或者一点点的改变。

《我不是药神》里,程勇、药贩子、警察弟弟、教父、黄毛...在某一刻,他们都是佛,从成就自己到成就众生。

生命就是一段不可逆的旅程,时时刻刻在路上,不可抗拒,无法回头。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向外探索,向内觉知。🙏

https://static.surmon.me/18-7-16/35639494.jpg

结尾

那位被一次盛宴给超度的女子,满怀春意,在佛法中轻轻地养心; 她无意间抬头看了我一眼,雪域高原便颤了颤。

本文于 2018/7/19 上午 发布在 无色庵 分类下,当前已被围观 207 次

相关标签:灵魂世界生活思考

永久地址:https://surmon.me/article/97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  Creative Commons BY-NC 3.0 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