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journey of saving(上)

我马走日又回来了!

9421公里的路,有骑行、机车、搭车、徒步、火车,历时46天,西安出发,回到西安,我也从吴彦祖变成了古天乐。

大部分路,我是一个人,叶城至拉萨段有「 潘日天 」的陪伴和折磨,虽然中途也吵了架分了手,最后还是走在一起,然后各奔东西。

「 The journey of saving 」是一个可能会蹩脚的「 救赎之旅 」的翻译,还是找人翻译的。

旅行本来是没什么意义的,你去不一样的地方,经历不同的生存环境,见不一样的人,操不一样的社会,感受不一样的风土,体会不一样的人情,其实,没什么卵意义,既不能升华你,也不会改变你,更别说陶冶情操升华思想净化灵魂,那些都是假文青美化出来骗人的,有太多人带着自己的偏执、自私、狭隘、无知、骄傲上路,回去还是那球样,我以前就是。

起这么个名字,是因为这段路和以前不一样,通过和队友的协助、与人的互动和很多故事,折射出了许多此前在社会中我忽略掉、伤害过的关系或人;这是这次「 救赎之旅 」带给我的东西,也便是这趟旅途的意义。

这么说还是有些勉强,像她说的,我是一盏有了酥油、灯芯、灯盏的灯,在等那根火柴。

很多人的火柴其实都在身边,在生活里。

回来后,跟一些不同的人吃饭聊天,“新疆有多乱?” “用了多久时间?” “那边天是不是很蓝?” “遇到狼没有?” “花了多少钱?” “有什么收获?”

这些都是我非常排斥的问题,我想说的,都在酒和眼睛里。

这个世界似乎不需要深刻,至少对大部分人来说。因为深刻是一件无用的,大部分功能与填饱肚子没太大关系的事。

路线


这张图和路书用一个下午完成的。

卫星图:

https://static.surmon.me/18-7-3/9213416.jpg

点击打开卫星图原图

路书:

救赎之旅(罗布泊/沙漠/新藏线)

光明之门(青藏线)

现状


201807月初:后面应该是会放一些照片,这个月我会很忙,要处理很多的事情,但是我在留意 Offer 机会,北上深、海外都可以。

20180710:我现在已经忙完了,在家呆久会有焦虑感,安全感还是要靠正常的工作生活支撑的,最近时间都在学习(以及约饭见朋友撩妹子),以及找工作,再不然怕是 CSS 都写不好了。

20180711:在没有彻底完成之前,一定会有很多病句、错别字、毫无趣味和逻辑的叙事,但记录也是需要成长的,我原谅自己了。

20180714:我开始敷衍了,哈哈哈。

20180719:敷衍结束。

故事和酒


我不是写手作家,也不是个单纯的开发者,也不喜欢吹牛逼论谈资,我希望我没什么标签,我不希望我的生活被某些词或几个故事定义,我想要寻找其他未知的事物,前往地图上不存在的点,未来也是,所以,别期望太高,哈哈哈。

罗布泊

在哈密,一个红绿灯下,我搭讪了带着飞行镜骑着车的兄弟「 林 」, 我用自己难以抵挡的魅力通过5分钟不超过20句的聊天撩他跟我去车店帮我装了车, 跟他去了他红星一场的家, 给我看了他养的2只大猫一只野猫和4只小奶猫,晚上我请他撸了串喝了点酒, 最后因为他猫没人管,我还是一个人上路。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3887388.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5312843.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11284473.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6505458.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98415262.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6307550.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1440917.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49827692.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89898022.jpg

我们不是同一种人,但我希望他以后有他的精彩,也希望以后,他能多喝点,哈哈。

哈密到罗布泊镇大约有300公里的无人区,每天都是顶级紫外线 + 五级大狂风, 原本预算3天穿越的计划,要走6天左右,当时的负重有12L水、5个烤馕、一些生疏, 最后一天馕完全是就着大蒜咽下,高温大风已经吞噬了我全部的意志力。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84308094.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16851435.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1158557.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9689650.jpg

第一晚露营在80KM废弃板房,这天我遇到了一位「崇拜者」,说是「崇拜者」,因为我感觉到了被欣赏和认可,他是238/235省道交叉口服务区某个饭店老板的儿子,30左右, 睡前骗他妈给我现烙了一个加火腿的面饼,因为他是告诉他妈他要吃,几乎没有油,可能太贵,我加了他微信,答应以后有好的投资机会一定通知他。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686798.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0199442.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97146943.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67200115.jpg

到了深夜大风吹得窗户摇摆不停,声音有点恐怖,以为是野狗嗅着味道蹦了进来,整晚关了很多次,也怕。

路上会有矿上的车,皮卡SUV、前四后八居多,有些维族大哥语言不能沟通,他会开慢或停下,打喇叭,拿出一瓶水,什么也不需要说。

第二晚露营在前后百里无人之地 - 罗中某桥洞, 到了深夜,大车会就地停下休息,白天的路,到了夜晚就和大漠融为一体。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90348707.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6563672.jpg

整晚无光无电无3G,只有风吹沙子打在帐篷的滴答声,和一个人极致的孤单, 三点多,风吹矿泉水瓶子在地上摩擦,听起来瓶子越靠越近,担心是来了小动物或是野骆驼, 我就他妈大吼一声,蹿了出去。

最坏的情况就是来了战斗力不可抗拒的小动物,只能拿自行车和帐篷做掩体,拼死一搏或听天由命。

很感激那时的她,“如果你不困,今晚就不挂电话了,直到天亮”,她说。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81401289.jpg

再往深处,有敦煌方向绵延过来的百里余雅丹地貌群,公路笔直从中穿过; 离公路30-50公里的隔壁深处,时而有矿山,主要以金属矿为主。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10731874.jpg

罗布泊镇是前几年国家刚批复的行政镇,面积超大,两千多人,几乎全是厂里职工(国投罗钾), 镇上有一家派出所、一个边检站、一个加油站、一家宾馆几家饭店(一栋叫罗布泊商贸城的楼),然后就只剩下一堆无限远的戈壁滩,要了解这,可以去看一部电影《生死罗布泊》。

深处有马兰军区和核爆实验基地,下公路者会被公安、军队、文保站的人扣押,所以现在玩穿越的车队也大都是晚上进入。

镇上,老板娘告诉我最近几例罗布泊失踪或挂掉的事情,有跑进去自杀的,有被沙埋的,也有穿越成功的,个个传奇。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38614249.jpg

我对面房间住着一哥们,是老乡,前几天一个人过来开了辆轿车就往湖心跑,离余纯顺墓10KM位置被军队发现, 车子扣押到保护站,人送回来到派出所,罚款2W,我见他的时候很憔悴,睡了20多个小时。

没聊10分钟我就搭上救援队的车出发了,有两辆陆巡4500左右的车,我撘在被救援车上,是一辆 ISUZU,变速箱拆了,驾驶座中间一个大洞,救援队是一早老板娘帮我问的,搭我到若羌,后来就跟着他们直接去了库尔勒。

其实哈密道到若羌整长大概有 600KM,后面一小段交汇至 G315 西莎线,经米兰/三十六团,到若羌; 前面的路况大概有四五种:泊油路、搓板路、盐板路、碎石土路、冻土路。

若羌是古楼兰国扩张最大时的新都,现在就是一个绿洲小县城,旧都遗址在罗布泊西南,地图有标注。

米兰是古时名气稍小于楼兰的沙漠古国,现在叫米兰镇,三十六团是援疆部队留下的名字。

西游记中的女儿国也在这里,交汇口往前几十公里的位置。

和救援队的几个兄弟还有一维族大哥兄弟,在若羌一家维族餐厅撸了大串红乌苏,一路沿着塔里木河北上,视野内绿洲草原,视野外黄沙一片,晚上凌晨两点,感觉限速太慢赶不到库尔勒,我们睡在了三十三连。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94121355.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20957626.jpg

凌晨三点,我请几位修车兄弟吃了点饭,喝了些酒,最小那兄弟好像17岁,我是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和平行世界的另一个未来。

天亮后,中午到了库尔勒。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29526668.jpg

20180704 22:21,此刻的我趴在酒店的床上,一早要赶去医院办手续,往后可能二十天就要呆在医院,我会用空余时间不断写,很想传一些照片和视频在这里。

塔克拉玛干

刚出轮台检查口,沙漠公里起点分叉口,遇到俩人。

一哥们在当地政府当公务员,年龄和我相仿,我说你这么年轻就来援疆,该是为了理想,哥们说啥我忘了,大概夸两句,嘱咐了下,“我身边有些你这样的人,很向往,这里当地人很淳朴,旅途愉快!”

一维族出租车大哥,也不拉活了,下来给我帮忙装装备,完事儿来了一句 “bodai”,我 “热合买提,霍西”😆!

在轮台李宁店买了双鞋子,没这双鞋,估计香港脚要变国际脚了,到塔河前,没什么特别的,一个人住,一个人找,一个人撩,一个人淋雨,一个人走。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93601629.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7283189.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29699960.jpg

出了轮南镇,进入梭梭树林和沙漠的交界,就收到一份厚厚的大礼,风不大,但能见度就3米左右,刺激和喜悦慢慢变成了恐惧,我开了所有能亮会闪的东西,所有机动车的时速大概就是 10KM 左右。

到了第二风沙区,遇到一摩旅大哥,跟他打了招呼,这哥们也去穿罗布泊,但在检查站被拦下了删了照片劝返,他就又 300KM 无人区回了哈密,走乌鲁木齐过来的,其实这些都是可以避免或想办法的。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5160631.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39525879.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18836550.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0308691.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796399.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98705995.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6101432.jpg

塔河道班是进沙漠的最后一个补寄站,有水就会有生命,往前几公里就有沙漠里最大的胡杨林公园,塔河这段是从阿克苏方向流向尉犁县,横穿沙漠北侧,那晚住在那,因为检查跟安保小哥还起了点冲突。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89405908.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7853735.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37406486.jpg

中午停了几个水井房,这里只有四川、河南两种人,大多是年迈的两口子,常年守着沙漠边上的胡杨,每个站负责前后 4KM 的胡杨,不能外出和串井,一百多个水井房前面三十多个是太阳能,晚上能看电视,其他的靠柴油机,早9至晚9,到了晚上,没有电和光,收音机也没有台,1天供一次柴油,10天一次食物和水,工资是2k+。

20180707 02:21,这会我一个人吹着风在客厅,嗓门发炎了,睡不下,就过来写一些。

在路上,养路工人、油田工人、护林人是我最敬佩的人。

187KM

沙漠第二晚,大概在晚10点左右达到了187KM的位置,再天黑就危险; 这里是江苏两口子开的一个点,平时主营补胎、吃住及卖一些小东西补给品, 他们20多的时候来到塔中,3年后来到 187KM,在这里搭了铁皮房,一呆就是10年,除了黄沙,四下无人。

电信只能电话,没有3G,只能一直蹭着同宿石油工人的热点发微信,一走远就断,走近语音又不自然;吃完了老板娘做的火腿肠炒饭;我一点都没约束自己的情绪,买了个归属西安的阿里小号,给她打电话,社工角度讲这已经是我最极限的尝试了。

我是个情感上从不自控的人,每一段都是色迷心窍的开始,和钝刀剁肉的纠缠。

这一晚,我和她之间的信任彻底破裂,那是尝尽一切方法后的无奈,付出一切努力后的绝望,也是我多情自毙的恶果; 我总是做出一些自己无法承受的决定和行为,然后用痛苦和时间为它买单,没有原则的人就是这样,即洒脱,又折磨。

通话的结果就是情绪的极致爆发,结局的再次确认;我买了这个小店一半多的红乌苏,我想,喝醉了就关机随便找个方向往沙漠里走,等天亮了也就到了一个没法出来的地方了,所有人也都找不到我,就结束了。

老板娘是个很 nice 的人,她看起来50左右,跟我妈差不多大和胖,操着一口江南口音;看我状态很差,又在哽咽,担心我出事,就让我坐在门口喝,哪也别去,怕醉还要给我拿床被子;再三确认了我是 OK 的,她们才睡去,3点多还专门起来看我在不在;那晚我是早上6点睡的,喝了一半的酒,回去躺着,躺下后就流鼻血,然后就是不断地出去尿,直到天亮,那一刻,我发了这样一个动态。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1040680.jpg

中午12点,醒来去洗漱,是油井咸水。这会住宿的人都走了,只有老板娘,碰到他老公要去一个10KM的位置补胎,我帮他们装上气充镑;然后她给我做了一碗鸡蛋面条,我决定还是要继续走,继续出发。

饭过后,先是下雨,你没看错,沙漠里下了雨,然后是两个小时的沙尘暴。我们就聊了起来。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5936465.jpg

然后就一部分是上面说的,这里面,有几个故事,是她讲的。

以前,有个17岁左右的男孩,跟家里吵架,离家出走,搭了辆往和田去的车,到了这下了车,走着到了老板娘这儿,老板娘问话,开始一言不发,后来坦白,身上也没钱,老板娘给他做了饭,住了一晚,第二天给他拦了个大车送他回了库尔勒。

还有位六十多的大爷,不知道怎么了没钱了,像是要去另一个家,就一个人徒步走沙漠,带了几个干馒头,啃了快4天走到这,老板娘给他吃和住,告诉他四公里一个水井房,累了就停下,也是不收钱的,可能这次是没搭到车。

还有三个河南民工,在塔中油井干活,老板跑路,没钱了要回家,三个人就徒步往北走,走了一天多夜里到这里,问能不能进去暖会儿,三个人就在屋里烤火,一言不发,后来问他们吃了没,要不要住,三个人没钱就不太好意思,后来也是给他们做了几顿饭,住了一晚,第二天给他们搭了两辆大车带出去。

老板娘虽然没读书,思想也很简单,但这种简单是出世又入世的简单,是简洁吧,简单和正洁。

她很为她的女儿骄傲,就靠在沙漠里待十几年赚的钱,供女儿完成了完善的成长和教育;教育能看到成果,成长是我感受到的,她的心里装有无限爱,脑袋里有方向,现实中有行动。

在她这儿,我感觉不到人挤人世界里的攀比、虚荣、假慈悲;姑娘现在在库尔勒开了一家店,老公跑销售,我还看了他们全家福,这样的人必有福报,而且是现世报。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73891447.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17324337.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35750868.jpg

她们养的那几只狗都很喜欢我,我是有狗缘和孩子缘的人,下午风沙小点,我要出发了,她和那两只狗都在那送我。有只萨摩,年龄比 Linus 大点,就坐在路口,看我离开视线才回去。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10941966.jpg

我妈和外婆很像,讨厌小动物,而且会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喝止、控制可控的人不要去接触小动物,我前几天已经教育了她。这不是没有慈悲心,是无知,是对生命没有敬畏,是对自己的渺小没有体会。对待动物的发心和行为是一个人慈悲心最直接的体现,它不靠伪装得来,它不是因为动物可爱与否、精致与否、美丑与否、残疾与否...等等,它应该是生物性里的东西,是自然赐予自然的礼物。

关于动物,我就又想写我家 Linus 的成长史,先开个草稿,记下。

20180710 01:30,这会我还是一个人吹着风在客厅,不吹风大概会被热或咬死,下半天和妹和哥在一块,去了医院,去中老年歌舞厅KTV唱了会歌。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36741071.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80026336.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26367502.jpg

43#水井房

沙漠中心起伏很大,中途搭了一辆油井皮卡,到了沙漠正中心标语 287KM 位置。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9501536.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12617134.jpg

又踩了几十公里,这可能是我停留的第4或第5个水井房,晚上10点到,俩大爷,记得是内江的,一个52年,一个53,算下来快70了,他们因为电磁炉插头短路不会修,已经两天只用电饭煲吃米饭咸菜,我用塑料袋、剪刀给他们接成木乃伊插头,他们违规开了发电机给我煮了碗白面条,飘几个白菜叶,还有自家带来的油泼辣;我让做完饭把发电机关了省些油,他俩非给开了一个小时,锅碗也没给我洗;可能太寂寞,前几天一个大爷因为串井(门)被罚了两百块,就是他俩,四川老人,每隔1天供一次油,10天拱一次补给,我帮他们写了补给菜单,唯一的黄瓜给了他们,牛肉干也给他们留了一些。不识字。不会算数,手机算的总和,两个人,10天的食物补给大概是350快左右,每个月都有烟和酒,烟是5块钱的烟,酒是35一桶的酒。

那晚我住在水磅房,还给崔哥通了电话,异常安心。早饭,一个大头菜,一点凉白菜,三碗粥,三个人,告别,上路。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41707311.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16711331.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7962295.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7175044.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24208810.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83208289.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2032301.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68117503.jpg

中午在47#水井房停了一下,进沙漠里拍了些全景。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56845517.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29655407.jpg

https://static.surmon.me/18-7-19/82938490.jpg

本文于 2018/7/3 下午 发布在 Think 分类下,当前已被围观 545 次

相关标签:灵魂世界生活思考

永久地址:https://surmon.me/article/96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  Creative Commons BY-NC 3.0 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