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requires JavaScript.
BING
Because the mountain is there
OG

The journey of saving(上)

23,568 words, 59 min read2018/07/03 PM3,129 views

我马走日又回来了!

9421公里的路,有骑行、机车、搭车、徒步、火车,历时46天,西安出发,回到西安,我也从吴彦祖变成了古天乐。

大部分路,我是一个人,叶城至拉萨段有「 潘日天 」的陪伴和折磨,虽然中途也吵了架分了手,最后还是走在一起,然后各奔东西。

「 The journey of saving 」是一个可能会蹩脚的「 救赎之旅 」的翻译,还是找人翻译的。

旅行本来是没什么意义的,你去不一样的地方,经历不同的生存环境,见不一样的人,操不一样的社会,感受不一样的风土,体会不一样的人情,其实,没什么卵意义,既不能升华你,也不会改变你,更别说陶冶情操升华思想净化灵魂,那些都是假文青美化出来骗人的,有太多人带着自己的偏执、自私、狭隘、无知、骄傲上路,回去还是那球样,我以前就是。

起这么个名字,是因为这段路和以前不一样,通过和队友的协助、与人的互动和很多故事,折射出了许多此前在社会中我忽略掉、伤害过的关系或人;这是这次「 救赎之旅 」带给我的东西,也便是这趟旅途的意义。

这么说还是有些勉强,像她说的,我是一盏有了酥油、灯芯、灯盏的灯,在等那根火柴。

很多人的火柴其实都在身边,在生活里。

回来后,跟一些不同的人吃饭聊天,“新疆有多乱?” “用了多久时间?” “那边天是不是很蓝?” “遇到狼没有?” “花了多少钱?” “有什么收获?”

这些都是我非常排斥的问题,我想说的,都在酒和眼睛里。

这个世界似乎不需要深刻,至少对大部分人来说。因为深刻是一件无用的,大部分功能与填饱肚子没太大关系的事。

路线


这张图和路书用一个下午完成的。

卫星图:

点击打开卫星图原图

路书:

救赎之旅(罗布泊/沙漠/新藏线)

光明之门(青藏线)

现状


201807月初:后面应该是会放一些照片,这个月我会很忙,要处理很多的事情,但是我在留意 Offer 机会,北上深、海外都可以。

20180710:我现在已经忙完了,在家呆久会有焦虑感,安全感还是要靠正常的工作生活支撑的,最近时间都在学习(以及约饭见朋友撩妹子),以及找工作,再不然怕是 CSS 都写不好了。

20180711:在没有彻底完成之前,一定会有很多病句、错别字、毫无趣味和逻辑的叙事,但记录也是需要成长的,我原谅自己了。

20180714:我开始敷衍了,哈哈哈。

20180719:敷衍结束。

故事和酒


我不是写手作家,也不是个单纯的开发者,也不喜欢吹牛逼论谈资,我希望我没什么标签,我不希望我的生活被某些词或几个故事定义,我想要寻找其他未知的事物,前往地图上不存在的点,未来也是,所以,别期望太高,哈哈哈。

罗布泊

在哈密,一个红绿灯下,我搭讪了带着飞行镜骑着车的兄弟「 林 」, 我用自己难以抵挡的魅力通过5分钟不超过20句的聊天撩他跟我去车店帮我装了车, 跟他去了他红星一场的家, 给我看了他养的2只大猫一只野猫和4只小奶猫,晚上我请他撸了串喝了点酒, 最后因为他猫没人管,我还是一个人上路。

我们不是同一种人,但我希望他以后有他的精彩,也希望以后,他能多喝点,哈哈。

哈密到罗布泊镇大约有300公里的无人区,每天都是顶级紫外线 + 五级大狂风, 原本预算3天穿越的计划,要走6天左右,当时的负重有12L水、5个烤馕、一些生疏, 最后一天馕完全是就着大蒜咽下,高温大风已经吞噬了我全部的意志力。

第一晚露营在80KM废弃板房,这天我遇到了一位「崇拜者」,说是「崇拜者」,因为我感觉到了被欣赏和认可,他是238/235省道交叉口服务区某个饭店老板的儿子,30左右, 睡前骗他妈给我现烙了一个加火腿的面饼,因为他是告诉他妈他要吃,几乎没有油,可能太贵,我加了他微信,答应以后有好的投资机会一定通知他。

到了深夜大风吹得窗户摇摆不停,声音有点恐怖,以为是野狗嗅着味道蹦了进来,整晚关了很多次,也怕。

路上会有矿上的车,皮卡SUV、前四后八居多,有些维族大哥语言不能沟通,他会开慢或停下,打喇叭,拿出一瓶水,什么也不需要说。

第二晚露营在前后百里无人之地 - 罗中某桥洞, 到了深夜,大车会就地停下休息,白天的路,到了夜晚就和大漠融为一体。

整晚无光无电无3G,只有风吹沙子打在帐篷的滴答声,和一个人极致的孤单, 三点多,风吹矿泉水瓶子在地上摩擦,听起来瓶子越靠越近,担心是来了小动物或是野骆驼, 我就他妈大吼一声,蹿了出去。

最坏的情况就是来了战斗力不可抗拒的小动物,只能拿自行车和帐篷做掩体,拼死一搏或听天由命。

很感激那时的她,“如果你不困,今晚就不挂电话了,直到天亮”,她说。

再往深处,有敦煌方向绵延过来的百里余雅丹地貌群,公路笔直从中穿过; 离公路30-50公里的隔壁深处,时而有矿山,主要以金属矿为主。

罗布泊镇是前几年国家刚批复的行政镇,面积超大,两千多人,几乎全是厂里职工(国投罗钾), 镇上有一家派出所、一个边检站、一个加油站、一家宾馆几家饭店(一栋叫罗布泊商贸城的楼),然后就只剩下一堆无限远的戈壁滩,要了解这,可以去看一部电影《生死罗布泊》。

深处有马兰军区和核爆实验基地,下公路者会被公安、军队、文保站的人扣押,所以现在玩穿越的车队也大都是晚上进入。

镇上,老板娘告诉我最近几例罗布泊失踪或挂掉的事情,有跑进去自杀的,有被沙埋的,也有穿越成功的,个个传奇。

我对面房间住着一哥们,是老乡,前几天一个人过来开了辆轿车就往湖心跑,离余纯顺墓10KM位置被军队发现, 车子扣押到保护站,人送回来到派出所,罚款2W,我见他的时候很憔悴,睡了20多个小时。

没聊10分钟我就搭上救援队的车出发了,有两辆陆巡4500左右的车,我撘在被救援车上,是一辆 ISUZU,变速箱拆了,驾驶座中间一个大洞,救援队是一早老板娘帮我问的,搭我到若羌,后来就跟着他们直接去了库尔勒。

其实哈密道到若羌整长大概有 600KM,后面一小段交汇至 G315 西莎线,经米兰/三十六团,到若羌; 前面的路况大概有四五种:泊油路、搓板路、盐板路、碎石土路、冻土路。

若羌是古楼兰国扩张最大时的新都,现在就是一个绿洲小县城,旧都遗址在罗布泊西南,地图有标注。

米兰是古时名气稍小于楼兰的沙漠古国,现在叫米兰镇,三十六团是援疆部队留下的名字。

西游记中的女儿国也在这里,交汇口往前几十公里的位置。

和救援队的几个兄弟还有一维族大哥兄弟,在若羌一家维族餐厅撸了大串红乌苏,一路沿着塔里木河北上,视野内绿洲草原,视野外黄沙一片,晚上凌晨两点,感觉限速太慢赶不到库尔勒,我们睡在了三十三连。

凌晨三点,我请几位修车兄弟吃了点饭,喝了些酒,最小那兄弟好像17岁,我是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和平行世界的另一个未来。

天亮后,中午到了库尔勒。

20180704 22:21,此刻的我趴在酒店的床上,一早要赶去医院办手续,往后可能二十天就要呆在医院,我会用空余时间不断写,很想传一些照片和视频在这里。

Creative Commons BY-NC 3.0 CNhttps://surmon.me/article/96
10 / 10 comments
Guest
Join the discussion...
  • Markus
    Markus🇩🇪DEZwickauWindowsChrome
    #1663

    粗略阅读了全文,博主是真的勇士!有缘上海相见

  • Raymond
    Raymond🇨🇳CNShanghaiWindowsChrome
    #1138

    很漂亮,很喜欢,一直想给她拍照,不被允许,从她的眼睛里能看到不舍,不确定有没有喜欢,我决定第二天去医院找她。 

    到底有多漂亮, 强烈的好奇心 ! 

    • Surmon
      Surmon🇨🇳CNShanghaiMac OSChrome
      #1143

      reply:

      没照片

  • ww
    Ww🇨🇳CNShanghaiWindowsChrome
    #776

    厉害厉害

  • aaa
    Aaa🇨🇳CNShanghaiWindowsChrome
    #766

    厉害

  • shyla
    Shyla🇨🇳CNGuangzhouWindowsChrome
    #765

    cool!!😘多多分享一下,想听听你路上的奇遇 ps:歌词很有意境

    • Surmon
      Surmon🇨🇳CNFenyangMac OSChrome
      #771

      reply:

      你很棒

  • 茂茂
    茂茂🇨🇳CNXintaiWindowsChrome
    #764

    大佬就是大佬👍

    • Surmon
      Surmon🇨🇳CNFenyangMac OSChrome
      #772

      reply:

      我还有吴彦祖、古天乐、梁朝伟...等很多个名字

  • Chin Lennon
    Chin lennon🇨🇳CNShanghaiMac OSChrome
    #762

    😵😵😵厉害厉害~八月准备去环青海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