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g

七点二十分

https://static.surmon.me/thumbnail/2021-08-30-on-the-road.jpg

我看了看表,卸下被李红旗的奶味福音轰炸的一个下午,走向食堂。

现在的夜还太年轻,大楼和高架却早画好了浓妆,这么说起来,它可比楼里的廉轻人们有趣多了。

电梯还是那么自以为是,我出生二十几年,见过最牛逼的发明,应该就是眼前这几条人工智障升降梯,我敢打赌我家林努斯都能开的比它好。

我打了一盘藏着虫子的上海青,水饺也是速冻的。

打开焦虑圈入口,又是那么几个自己为是的油腻中年男转发着恶臭的红色新闻,也还是有那些光鲜亮丽搞着传销的成宫人士,傻逼好像比上个月更多了。

我打了碗牛肉,拿保鲜膜包好。

准备离开这个激情火葬场。

Article created at 2021/10/25 pmin category insight|542 views.

Related tags:soul,life

Article address:https://surmon.me/article/185

2comments
  • alexnader3714
    Alexnader3714Windows10Chrome94中国-广州市#2160

    廉轻人是指混加班费的人吗? 焦虑圈入口是wx朋友圈吗?

  • Surmon
    SurmonMac OS10.15.7Chrome95中国-上海市#2165

    reply:

    是,是。

anonymous